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40公里与110公里的距离
时间:2020-02-11 20:48  来源:每日电讯

 
    “今年过年,等我值班结束后,咱俩带着孩子,回鄱阳,到新家里过咱们的第一个新年。”年前,景德镇服务区主任黄波跟他的爱人刘玲商量着。谁想,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他们原有的计划。

    黄波同志是景德镇服务区党员、主任,上饶鄱阳人。自2011年7月到景德镇服务区任主任后,一直任劳任怨,敢拼敢做,景德镇服务区也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服务区” “五星级服务区” “百姓满意服务区”。这些荣誉成绩单的背后,当然少不了家人的支持。而他的爱人,正好也是他的同事——距离景德镇服务区40公里远婺源服务区管理员刘玲。在江西高速服务区工作的九年,他俩夫唱妇随,虽然不在一个服务区,但刘玲经常会驱车到景德镇服务区看望黄波,为他准备一些生活必需品。慢慢的,在黄波的影响下,2019年,刘玲同志也加入中国共产党,光荣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40KM——最遥远的距离

    2020年过年值班期间,黄波夫妇开心地商量着,等值班结束后到鄱阳,跟孩子一起在新家里过年。可计划赶不上变化,突然爆发的疫情,让他们的计划全部泡汤。别说回家了,就连他们俩也从过年开始,就没有见过一面。服务区的同事劝他俩,你们夫妻二人,总要留一个回家照顾孩子。可他俩都没有动心,反而说道:“这个关键时刻,我俩都是党员,哪顾得了这么多。”

    由于他们所在服务区的周边村庄相继封村,服务区工勤人员一天天减少,他们便在各自的服务区当起了保洁员、疏导员,清扫、消毒、疏导,样样自己来。只有在晚上夜深人静时,他俩才通过微信,互问情况,相互关心。刘玲偶尔也会撒娇说:“咱们才相隔40公里,也不来看看我。”黄波犹豫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觉得对不起爱人,自己作为服务区第一防控责任人,这个时候怎么可以随意离开岗位。刘玲很能理解黄波,虽然“抱怨”着他不来看自己,但还边叮嘱他要做好防护,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员工。

    这短短的40公里,成为了他们夫妻俩最遥远的距离。

    110KM——最心痛的距离

    为了全身心地做好防控工作,黄波夫妇将他俩的孩子送到了鄱阳县的爷爷奶奶家中。

    随着疫情一天天的严峻,黄波心里略感担忧,他劝刘玲,跟领导请假回家,陪陪孩子,可刘玲没有答应。但就在2月2日,上饶官方发布的一则封城消息,让他们夫妇俩担忧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一夜之间,鄱阳县成了疫情爆发的“重灾区”。黄波夫妇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家里什么情况,孩子老人还好吗?好在他俩的大女儿今年15岁,已经非常懂事了。女儿在视频的时候跟他们说,不用担心,她能照顾好弟弟。但是看着视频中年幼的弟弟哭着问:“爸爸妈妈,你为什么还不回家,为什么都不来看我?”时,夫妻俩人边强忍着愧疚的泪水,边安慰孩子,说工作忙,等忙完一定回去看他,给他买玩具。

    景德镇服务区距离鄱阳县只有110公里,驱车回去也就一个多小时,可现在,这110公里成了黄波夫妇俩与孩子最心痛的距离。

    平时,双职工可能会被很多人羡慕,他们可以经常见面,互相理解对方的工作。但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这对双职工一家四口却分隔三地,分别为防控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在防控一线中,像黄波、刘玲这样的“夫妻档”还有很多,他们将孩子托给老人,自己奔赴“战场”,加班加点,却留给亲人寥寥时间。正是有了无数这样不计个人得失的奉献者们,涓涓细流汇成江河湖海,构成了防控战役的坚实之基。

(虞蓉 王雅婷)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7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55157号-1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