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对话赛麟汽车董事长:乔宇东的举报子虚乌有,他嘴里没半句真话
时间:2020-06-10 21:19  来源:凤凰网

凤凰网财经记者|李念雪、武辰

江苏赛麟卷入的举报信风波持续发酵,在前员工乔宇东对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实名举报后,“侵吞国资”和“虚假出资”的指控,让赛麟汽车迅速陷入舆论漩涡,而王晓麟本人也正处于“风暴眼”中。

4月27日,赛麟汽车前法务人员乔宇东发布实名举报信称,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公司4个外资企业股东,涉嫌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取得控股权,导致数十亿国资流失。

5月20日,事件中涉及的技术评估公司之一,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发表声明,表示未接受过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后作“江苏赛麟”)和其四家外资股东的委托做过任何技术评估。对此,江苏赛麟于6月2日发表官方声明,称其“严重误导公众”。王晓麟表示,这份声明“技术上没错,但它并没有将事实说清楚——当时江苏赛麟和其四家外资股东尚未成立,万隆是接受四家外资股东的国外控股公司的委托而作出评估。”

针对前员工乔宇东提出的举报问题,及外界关于王晓麟的种种质疑——王晓麟不敢回国?乔宇东为何举报?如皋政府出资66亿 “打水漂”?杰森·斯坦森和吴亦凡站台的品牌发布会豪掷三亿?王晓麟妻子为法定代表人的三家外资控股公司及一家文化公司与江苏赛麟有何关系? 66亿知识产权评估作价是否虚高?“2000万美金”购买的低速电动车MyCar,如何“化作”价值10亿人民币的高速车迈迈?王晓麟对凤凰网财经做了详尽的解答。

“网络上面很多信息都是错误的,比如说四家外资股东由我实控是不准确的,比如从香港收购的MyCar只是外型设计,不是2000万美元成本。从香港的一家公司收购来它的车型外造型,包括它当时在东莞的小厂,共作价1600万美元,我们后来生产的MyCar只是延用了车的外型设计,而核心技术是我此前的GTA公司(在收购它前后)投入了1亿多美元开发的。”

这是一场罗生门,想要拨开赛麟汽车的资本迷雾,首先应该听听当事者王晓麟怎么讲。为此,凤凰网财经独家采访到江苏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及赛麟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面对网友调侃的说法“不敢回国的第二个贾跃亭”,长期定居美国的王晓麟表示“其实这段时间已经被取消了十来张机票。”

在长达2小时的讲述中,王晓麟多次表示乔宇东的“诬告”是“子虚乌有”,“如果他举报属实,那么对于我来说,刑事责任,如果他举报不实,对于他来说也是刑事责任。”“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作为一个前资深律师,我觉得这是一种社会现象。一个法治社会一定是要讲事实、讲法律,而不是说谁告了谁,那么被告的这个人就一定有问题。”

史蒂夫·赛麟和王晓麟

凤凰网财经记者:你和史蒂夫·赛麟是怎样的合作关系?

史蒂夫·赛麟:“我一直在负责JSAT(江苏赛麟)的工程技术,以及S1超跑的引擎,设计和授权,为他们提供S1的相关产品,同时也开发了SUV。中国国内的法规认证我没有主导,但是也对工程团队提供了大量的帮助。我也为MyCar贡献了悬架技术方面的技术。时至今日我仍在致力于和JSAT的合作,本周五,我还会和公司的中国工程师和设计师开视频会议。”

王晓麟:“史蒂夫·赛麟先生是JSAT的副董事长,我是公司的董事长。在我和史蒂夫的合作关系中,我负责的是商业层面的事物,因为我本人不是工程师,我的工作背景是法律和金融,公司工程(技术、产品)方面的所有事务都是由史蒂夫·赛麟先生负责的。”

凤凰网财经记者:就是说,你们的大多数技术其实都是来自于赛麟先生,对吗?

王晓麟:“除了MyCar,其他一切技术都来自赛麟先生, MyCar的底盘悬架技术也是赛麟赛麟先生设计的。”

史蒂夫·赛麟:“我们的一位前员工诬告了我们,质疑我们的设计和技术,质疑我们做的所有事情,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鉴于我的背景和我历年来设计和开发过的车。我们为JSAT贡献了那么多心血,却被认为是知识产权的虚假出资。

我们已经开发出了一款SUV,我们已经设计出了新的机械增压发动机,我们已经有了S1,而且S1在去年也参加了一系列比赛,用到的都是我们的技术和引擎,而这个引擎的90%是我在2017年做的,当时我们还参加了一个中国的综艺节目和一系列比赛,并进一步优化我们的技术和引擎,现在我们的车已经在最终阶段,但是离面市还需要一些时间,处于一些不由我们控制的原因,主要是(国6B )法规认证,然后就可以让这款车上市了。”

 

SMI、SAI和关联交易?

凤凰网财经记者:在2015年你与赛麟汽车签署了价值50万美元的知识产权合约,但是2016年,江苏赛麟的无形资产评估达到66亿人民币(包括三款suv的55亿评估作价),你认为这是否被高估?

王晓麟:“你说的是两回事。我需要向大家解释的是那位“诬告者”,我们公司的前员工,他在公众面前混淆了两种技术,一种是赛麟先生自行设计并提供给SMI (Saleen Motors International)的车,另一种是授予SMI出售赛麟改装车的销售许可(包含相关的品牌等知识产权)。他们(现在很多误解)把史蒂夫赛麟通过SMI投入到江苏赛麟的整车技术知识产权和销售赛麟改装车的品牌授权混淆了。

第一,50万美元(的合约),是SAI提供给SMI的销售许可,销售改装车,具体三个改装车,赛麟野马、赛麟科迈罗、赛麟挑战者。当时这个许可旨在销售史蒂夫先生在加州开发的改装车。而现在的江苏赛麟没有代理SAI的改装车。

另外,史蒂夫·赛麟先生提供给SMI(并投入到江苏赛麟)的是整车的设计,是新车设计的知识产权,是SUV。S1也是用的赛麟品牌的整车,这系列的车是SMI与赛麟先生合作开发的整车,和SAI这个改装车公司没有关系。”

凤凰网财经记者:你实际上也有代理销售赛麟的车吗?

王晓麟:“那是以前,早就不做了。现在乔宇东故意把改装车和整车混为一谈,乔宇东有一定的英文理解能力的,为什么我一直说他是诬告呢,他文件全部有,他作为我们以前的法务他有所有的文件,他知道50万美元的是一个改装车的代理合同。然后这边(与江苏赛麟)是整车的技术贡献,整车的技术入股,跟改装车完全没有关系。”

凤凰网财经记者:网传江苏赛麟对“鸿铭文化”(王晓麟妻子丛超为全资股东)全年的总支付额是一个亿?

王晓麟:“也不是网传,是乔宇东诬告的。鸿铭文化的全年的总支付额,三个项目加起来大概是1000万左右。不只如此,鸿铭文化实际上是跟江苏赛麟是同一个财务在管,对它的资金的使用也要经过江苏赛麟的同意。如果说关联交易,在逻辑上面如果这笔钱到了鸿铭文化之后,是由我以及任何与我有关联的人可以支配这笔钱,你可以说关联交易,我们连工资都没有,也没有支配,全部都是江苏赛麟在支配。”

王晓麟:“我在想,整个这个过程如果只看着乔宇东讲的几个点,你们是不会有一个对这个事情的完整理解,所以我想先完整的叙述一下。”

(1)王晓麟回应:“虚假”技术出资?

大概在2012年左右,史蒂夫赛麟先生在给福特开发一个电动汽车的项目,我们有过联系。当时我们有一个电动车公司GTA(积泰)在开发一款小型的A00级电动车“MyCar”,后来在开发的过程中,需要一些技术支持,我知道赛麟先生在给福特、通用、克莱斯勒、特斯拉都在提供工程技术服务,于是我又找到他,建议不如由他开发,我们一起做整车。

赛麟先生表示整车的投入很大,做车、建厂都需要很大投入,我说我们可以到车市最大的市场中国。

他后来接受了这个建议,但他当时已经投入了另一家公司叫Saleen Automotive Inc.(后简称SAI)。SAI是一家专做改装车的公司,生产了赛麟野马、赛麟科迈罗、赛麟挑战者还有赛麟的F150这几款车型。为了表示合作诚意,同时看看市场对与高性能车的反应,我们签署了一个协议,在美国之外的几个地区独家代理销售他的车,包括中国(美国、澳大利亚、欧洲国家的销售权已经给了其他人,所以我们只有非独家销售权))。

当时,Capital Wealth Holdings Limited (资富控股有限公司,简称CWH)是我控制的一个公司,(我后面会讲CWH,这个公司现在的大股东已经不是我了)。我们拿来支持他,把他的技术做成整车后到中国去生产——这是2013年开始达成的一致,赛麟先生开始开发整车。

2014年,我先拿着(SAI的)改装车到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车展去尝试看看中国消费者对于高性能车的反映,因为将来做整车的话也是高性能车。

效果非常好。像福特野马八缸的车在国内卖70万,赛麟野马最高可以卖到160多万,原因是什么呢?它可以跟法拉利去比,赛麟野马可以跟三、四百万的法拉利去比性能。好,那我就更加有信心了,我说我们要开发的这个车。中国的车市低端车太多了,我们就做高性能的SUV,就像跑车一样的SUV。因为那个时候SUV的市场很热,包括电动混动、机械增压,各个方方面面。

于是,2015年我开始在国内寻找合作地点。当时有四川、广东、浙江、湖南包括江苏都对我们感兴趣。我们在每个地方谈的话都是在谈意向,因为中国必须要有生产资质你才能够做车,而这些地方都没有。后来是在如皋找到我们,他说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当时如皋除了拥有这个资质之外,给我们的合作条件并不是最好的。

到2015年底合作谈的差不多,要就只是产权进行评估,到底价值多少?现在网络上面讲到万隆这个评估讲的沸沸扬扬,实际上很多人包括一些自媒体的揣测,是对事实不了解的,也没有一个逻辑结构。

我们在2015年12月份开始,就三款SUV的所有者(SMI的控股公司)资富控股(CWH),和MyCar的所有者威蒙工业集团(GTA),要求做评估,来确认我们的知识产权到底价值多少,好与地方政府进行合作谈判。

我从1990年离开国内后就长住美国,直到这几年才开始回国进行一些商务交往。当时请国内的同事去找评估公司,要求是有汽车评估经验和证券评估资格的评估公司。他们首先在网上找了万隆公司,我们就签了委托书。

所以万隆的声明中在“技术上没错”,但它并没有对事实说清楚,委托万隆评估的时候是2016年1月,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江苏赛麟(2016年6月更名为江苏赛麟),也没有江苏赛麟的四家外资股东(2016年3月注册),那就不可能是江苏赛麟或四家外资股东来委托,它接受的是我们外方股东资富控股CWH的委托。(具体细节也可参考6月2日,赛麟汽车官方发布“关于‘万隆公司不实声’的公司声明”)

这是我们的第一份评估报告,是美方的股东为谈判而作为的一个价值参考,我们没有拿来作为注资的评估。其后的评估公司也是国内团队找到的,我都不熟。到了与如皋政府合作时,为四家外资公司做出资评估的是中环松德。2018年3月份,与江苏赛麟合资验资的出资评估是第三家评估公司,上海众华。这两家评估公司我也不认识,更没有接触过,是我们的审计合规部去找的。

2016年,江苏赛麟成立,其后我有一个司机一个助理帮我,我们在国内“招兵买马”组建团队。我想接下来的数据最能说明问题:2017年2月份开始破土动工建厂,2017年底,江苏赛麟研发院只有88个人;2018年底,研发院301人;2019年底,有346个人。

——这些人数非常关键,大家知道现在在做的还不错的,也是经历了千辛万苦造车新势力,它们搞出来一台SUV,现在出来第二台了,研发院是5000人——5000人研发一台车,从零开始,做了四、五年。

我们2017年只有88个人的研发院,2017年年底我们完成了S1这台车的整个动力系统。S1这台车,车身车架是从欧洲一个公司买的(只有车身车架,没有动力),这个动力就是Steve Saleen讲的,他2017年开发出来的这个动力。你们可以查一个深圳卫视的节目视频,叫中国赛车手,当时S1这台车跟保时捷、奔驰、宝马、捷豹都进行了比试,在赛道上面的测试,表现是非常优异的。大家去问一问,88个人的团队,有没有这种可能?中国(如此人数)的研发团队,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把一台超跑做出来?

2017年年底,我们的城市电动小跑车MyCar,已经完成了EP1的试制,就是工程样车的第一阶段(一台车从概念设计、造型设计到工程设计完成,冻结之后做样车,叫做EP1,第一阶段的工程样车,其后至量产还需要有EP2、PT生产计划)。

2018年年底,我们是301个人的研发团队,此时S1已经开始启动国际比赛,SUV开始试制,MyCar法规认证在全面进行,并开始启动生产、量产的准备。

图为《中国赛车手》栏目中的赛麟S1(图片来源:太平洋汽车网文章截图)(*经赛麟公司确认,其发动机不是截图标明的2.3L,而是450匹马力,577牛顿米扭矩的2.2L赛麟发动机)

2019年12月30日,我们统计出来的整个工程师的团队是346个人。2019年年中,MyCar已经量产,SUV在开始进行认证(就是到高寒、高温、高原的地区做三高测试,排放,碰撞等各种法规认证),S1已经开始准备量产,这些技术来自于哪儿?

2017到2019三年的时间,我们这个区区,鼎盛时期只有346个人的研发团队,申请了503项专利,前员工说我们的技术都是假的,虚假出资,这些技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有一个来源,赛麟。在这个过程中,整个技术的提供全部是史帝夫·赛麟,因为我跟他的分工合作,刚才讲了,我负责商务日常管理,史帝夫·赛麟负责技术,所有的技术团队,包括前期的团队。

另外你们可以了解一下在汽车产业里面,开发一个新车的投入和时间,在没有平台的情况下要多久?一台车国产化的时间就需要两年。比如奔驰E300,这个车在国外已经有了,到北京生产需要进行国内的合规化改造以及零部件的配套体系等,一般是两年时间。刚刚史蒂夫赛麟先生也讲了,在国外开发一台全新的车是10个亿美元的投入。

(2)王晓麟回应:我和史帝夫·赛麟的关系?

江苏赛麟只有80几个到两三百人,车型由美方提供,连国产化的技术支持,也由美方派人来提供了大量支持。

我和史帝夫·赛麟的关系是什么呢?资富控股CWH是2006年成立的,做汽车方面的投入,也是赛麟国际汽车公司SMI的全资股东。CHW的资产(包括三款车型)是属于史帝夫·赛麟投入的,都是他的技术。所以我们达成一致,管理权都在我手里,但我只有100股管理股,我跟他明确说了,CWH的管理上我要100%的投票权。但在经济利益上,他有100万股投资股(经济利益股)。当企业运作成功的时候,他要给我10%(的经济利益)作为管理股,也就是说在江苏赛麟运作成功之后,我会拥有资富控股的10%的经济利益。从经济利益上面来讲,我完全是资富控股一个小股东,实际上是一个管理者的股权激励机制,这种结构在国外非常常见,我跟史帝夫·赛麟的合作是这么一个方式。

而SAI(SALEEN AUTOMOTIVE INC.), 是一个注册于美国西部内华达州的专门做改装车零部件和车辆改装的公司,赛麟先生仅占有16.2%的股份,王晓麟在里面不占有一分钱股份,因此我跟这个公司没有关联。

2015年史帝夫·赛麟先生把三款SUV车型作为知识产权的投入注入到了资富控股公司旗下的赛麟国际汽车公司SMI(注册于美国东部德勒华州)。目的就是准备在海外建厂。由于这个投入,我的股权,我尽管保留完全管理权,我的股权经济利益基本上在资富控股的话忽略不计了(而且我也不应该占有,因为都是他的资产)。那么公司成功了之后,我会有10%的股权。也就是江苏赛麟几款SUV的技术来源完全来自于他。

(3)王晓麟回应:MyCar的来源?

MyCar的来源是我自己当初搞的一个电动车公司,叫GTA。当时生产这款电动车用了大量的投资移民(EB5)的钱,准确的来说,这个公司投资移民投入了1.415亿美元。制造MyCar这款车整体投入了1.83亿美元。这个车设计出来,就是时速80英里(128公里),不是个低速车。而MyCar外形的由来,是收购了香港的一家汽车公司。

在2010年左右,我和当时的同事在欧洲出差时看到了一款外国人非常喜欢的很Q的车型,我们考虑自己的电动车可以用这个车型,就查到了这个设计属于香港EU Auto,其实是这家公司收购的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做的项目,但外形设计是出自意大利著名汽车设计师乔治亚罗之手。那款车是一个时速只有25公里的低速电动车,用的是电瓶,是蓄电池,像高尔夫球车那种。这个公司非常小,我们就将这家公司收购了,其后有了这个车型的资料。所以网络上面很多信息都是错误的,说我们是2000万美元收的MyCar,不是那么回事。整个它的车型包括它当时在东莞的小厂,全部作价是1600万美元,不是2000万美元。而我们后来生产的MyCar只延用了它的外型。你们可以查出现在MyCar的尺寸跟当时香港EU所有的车型的尺寸、动力这些完全都是不同的。

很遗憾的是,当时为了尽快地投放市场,就以低速电动车(LEV)先赚钱,在销售的同时把(高速)认证做好——一款汽车要做碰撞、各种各样的标定、法规认证大概需要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当时这个车已经得到了欧洲的认证,也准备销往欧洲,但这时候美国的投资移民出现问题,因为特朗普(2016年底作为美国总统)上台之后对移民是不感兴趣的,后来我们有差不多一半的投资人没有拿到绿卡,或者拿到了临时绿卡但没法转成永久绿卡,这种情况下整个投资移民(EB5)这个项目全部断掉了。而GTA没有办法等到MyCar完全的得到美国认证,它2018年申请破产了。但是MyCar投入到江苏赛麟的的时候,GTA的运作还是正常的,并且江苏的考察团队也到美国看到并试驾了这款车。

MyCar的质量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其实去年做了一个民间测评,参加了两次官方的比赛。在中国电动汽车大赛里面,MyCar这么一个小小的电动车,综合性能排名第二,这是有官方数据的。我们对比的车型是特斯拉Model3,ModelX,蔚来ES6、ES8。我们用的是多连杆的底盘,要知道法拉利也是用的多连杆,没有任何人会疯狂到在一个低速电动车里面使用多连杆的这么昂贵的悬架,并使用六个安全气囊,因为没有必要。所以乔宇东先生讲的,MyCar就是一个两千万拉来的低速电动车,是完全错误的。并且这个1600万美元,香港这家公司把这款车的外型设计给我们,那是在2012年,2012年之后,我们又持续投入了大概1.5-1.6个亿美元,把这个车升级到可以跟江苏赛麟合作的版本。

(4)王晓麟回应:所谓的“关联交易”?

首先我跟SAI没有关联,SAI是史蒂夫赛麟先生的另一家公司。它为江苏赛麟提供了技术支持,做了20多台S1样车,做了发动机的标定测试等大量工作。同时参加了去年一个赛季的世界GT挑战赛,跑了八场比赛都有官方记录,其实我们整个赛绩超过了法拉力、麦卡伦、保时捷、奔驰、宝马的同级别车型。这就是所谓的“关联交易”,每一笔从谈判到付款都是在由我们专业的团队各部门在对接。

二是与GTA这边,后来我也离开了GTA,我没有股权。GTA在前期它的工程团队对MyCar进行了一些技术支持。GTA后来破产之后,由原来的EB5投资人承接,也就是他们投了1.415亿美元,把GTA在密西西比州的土地厂房以8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来,同时承接所有此前GTA在江苏赛麟的由于MyCar得到的股份。所以现在MyCar是EB5投资人的,不是王晓麟的。在2017年有一些MyCar的国产化工程——因为MyCar是按美国的标准设计,在国内进行生产,需要改一些东西包括零部件配套等,我们术语叫国产化Localization,GTA为MyCar的国产化提供了一些支持,大概几百万。

三是关于资富控股收购S1车型,与我也没有关联。S1这个这型收购是我们国有股东要求的,要求后我们去收购了,1500万欧元给了德国人作收购款,但只有车身车架没有动力,其后1500万欧元(1830万美元)由史蒂夫·赛麟开发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发动机,我们在GT4这个比赛级别的车型里面,在美国创造了全球最好的成绩,就是这款发动机。

第四个关联交易是讲我太太名字注册的公司。其实江苏赛麟的三家外资股东,加上“鸿铭文化”,都是(我)拉着我太太的身份证去注册的,因为我没有身份证,所有的工商说没有身份证,我们不能让你注册。后来我是请示各方股东,各方股东就说“你要有连带责任,那么你用你家里边的人吧”。我就拿着我太太的身份证注册江苏赛麟的三家外资股东。而江苏赛麟的第四家外资股东,前面所讲过的因为MyCar是EB5投资人的,不是我的,所以没有用她的名字注册。

鸿铭文化,为什么做这个文化公司?赛麟是比较有故事的一个品牌,在好莱坞很多电影里面,大片里面都有它的车。因此我们也想通过影视文化来推这个品牌。第一是在2016年拍了一个《车轮上的美国》,当时因为江苏赛麟的车还没有出来,就动用了赛麟的改装车,包括整个维护团队全部加在一起500万人民币,包括后期制作和发行,拍了十集。史蒂夫·赛麟先生提供了所有车辆的技术支持才有这么便宜的成本价格。其后,在2017年S1完成之后,我们参加深圳卫视的一个电视节目,叫做《中国赛车手之菜鸟驾道》,当时有所谓的监制方提出要收一大笔监制费,我也请示股东方,不如干脆雇一个团队,让鸿铭文化来做监制?所以就把这个费用打到了鸿铭文化上,以一个比较低廉的价格,比对方的报价要少了很多。太太从来没有参与鸿铭文化的财务事项,在里面也没有任何发言权,就是用了她的身份证注册公司,而鸿铭文化的财务完全是交给江苏赛麟控制的,也就是做为江苏赛麟的品牌策划公司。所以这(谣言)里面讲的关联交易收了一个亿,完全都是子虚乌有。并且我看到你们给我的问题,问到去年7月20日赛麟品牌之夜活动有没有通过鸿铭文化,是没有的,因为鸿铭文化没有这样的能力。

去年720发布会,网络上面有说我们花了三个亿,我们跟第三方有保密协议不方便说具体数,只能说肯定没有过亿。我们这个钱花得还是每一分钱都是掰成两半花,效果反正毁誉都有。所以这也不存在一个关联交易。

(5)王晓麟回应:举报者乔宇东

我觉得这个人还是蛮有意思的,我大概讲一下我和他不多的交往过程。我觉得(乔宇东)这个人是一个很工于心计的人,他第一个讲国资流失,第二个讲关联交易,那么政府就不得不查,第三个就是攻击我的人品,说我们家的旅游、房屋装修、家具、洗头洗脚的东西拿到公司来报销,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没有半句话是真实的。

我在国内没有房,因为我连在上海买房的资格都没有,我没有房来装修。我作为外方的高管,是由公司租带家具的房子给我们家住的,所以我也不存在购买家具。第二个,说我们家里面吃饭、旅游去报销,我没有,他拿不出任何证据。公司去年年初就准备要运作上市,要经过严格的审计,所以我们的财务制度非常严格。公司在成立初期,就成立了一个审计合规部,负责人是在美国有“防舞弊会计师资格”的人。我自己原来在华尔街一个很大的律所做律师,我的一项业务就是公司治理,所以他讲的这些我都没有。另外我想他可能是自己比较喜欢洗头、洗脚,像我们在国外待了30多年的人,我们没有洗脚的习惯,我可以负责任的讲,过去五年,我没有按过一次脚,更谈不上到公司报销,这个扯到题外话了。我所有的商务交往全部是由总裁办订机票、酒店、订餐饮。他这个目的就是把我的人设搞低,认为我是一个很无耻的人,连几十块钱的都拿到公司来报。

他第四个讲公司治理,说我搞一言堂。我坦诚讲,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当公司讨论一个东西之后,最终大家不能做决策的时候,我是要拍板的,但是这不叫一言堂。从公司治理角度来讲,世上没有完美的公司治理制度,但我们的有着一套基本完善的管理体制。

他在公司工作一年多,我大概应该跟他打交道不到10次,因为我自己原来律师出身,律师这块儿,法务这块儿我看得比较重,我大概有估计三次左右,对他进行了批评,但我认为是有意义的,可能他不这样认为。他可能对我有情绪,这只是我的揣测。

另外,他是为何被解雇的?去年因为公司法务这块儿有两个高级经理,综合考虑,人事让乔宇东向另外一个高级经理进行汇报。调整的过程中间,乔宇东跟我们的人事副总裁发生了冲突,吵起来了,给了他一个处分。当时我也不在场,只知道吵得很厉害影响很不好。其后他开始给公司的供应商、投资人打电话阻碍公司业务发展,并且给很多员工游说对抗公司安排。其实对他也没降工资,也没降职级,就是汇报线的问题。后来事情闹得更大了,管理上的分歧就发展到公司利益上,这时候人事副总裁认为他严重的违反了公司的员工守则,就建议让他离职。

其后他要搞劳动人事仲裁的时候,我是跟我们高级副总裁讲,毕竟他是公司的前员工,你们还是要妥善处理,但是劳动人事仲裁他输掉了,他提出了大概27、28万的加班费,我们不予认可。法院没有认定这个数字,给了他1441块加班费,然后他又上诉了,但依然维持原判。后来我得知他跟我们的高级副总裁当面讲到,“公司如果是这样对他,他就要对公司做点坏事了”,这是他的原话。

我后来说这个人怎么把这个事情闹得这么大,我们有一个审计合规部,公司内部有纪检,问了一下这个情况,后来才知道这里面故事还蛮多的,我就讲事实情况吧。他担任法务高级经理的时候,经常邀请我们的一些女员工周末出去吃饭,出去玩儿,有这样的反映,后来是我的秘书,他邀请我的秘书应该不止一次,后来我的秘书直接就蛮愤怒的,大家都是有家有口的,还是请自重,我的秘书肯定不敢跟我讲,就把这个事情报到公司审计合规部,就投诉了他。这是在他离职后我才了解的。他也许是因为我的秘书投诉他而迁怒于我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揣测而已。

我能够想到的,从他的动机来讲,除了要钱之外,无非一个是因为我对他的批评,一个是我的秘书投诉他。

他捏造了太多的东西,我也不是记得清他的每个指控,有一个事蛮有趣的。当时我们的一个金融总监推荐了他一个朋友到我们公司来考察,她的资金是外资,希望放到我们的外资公司资富控股,然后以外资的方式投资,她考虑到将来收益也可以是外币。我们同意了,但这个投资是为江苏赛麟做的,整个合同都是乔宇东起草的,并且他很明确的知道对方两个亿的投资是要投到江苏赛麟的,而且,这笔投资最后没有达成,通知对方解除该投资的合同都是乔宇东自己起草的。但是他后来在对媒体讲的时候,说是我涉嫌变卖江苏赛麟的股份,在海外非法变卖——我觉得这个人作为一个搞法务的人,讲话也蛮可笑的。

还有他讲到密西西比的厂房。这个厂房就是为MyCar设计的,然后EB5投资人把它拍卖下来了,花了800万美元,按当时汇率差不多就是5000多万人民币。我们是讨论过,从EB5的投资人手里面按原价收购,但是他在向媒体讲的是说我把一个800万拍卖的资产想卖出5000多万美元?我觉得这种撒谎的话已经到了有点…我不好多说什么,他很知道、很清楚,当时就是讲我们以对方的拍卖价格跟他们谈谈,希望八百万美元把它拿下来,大概价值5千多万人民币,比我们自己去到美国去建一个厂要便宜。

但是他把这个货币的单位一变换,就变成了我想要江苏赛麟用五千多万美元去买一个八百万美元价值的厂房。其实这个大家心里面也想一想,王晓麟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呢?这是从EB5投资人手里面去买,王晓麟自己拿不到一分钱,而EB5投资人是告了我的,EB5投资人因为当时没有拿到绿卡,是集体告了我,后来GTA公司破产,他们把这个厂房盘了下来。

(自述结束)

采访过后,王晓麟告诉我们他还经常英译中国诗词,我们在文末附上这首由王晓麟英译的《忆秦娥·娄山关》。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7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55157号-1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