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深陷泥潭中的浩泽净水能否自拔?
时间:2020-11-11 17:56  来源:中国家电网

  日前,有浩泽的经销商爆料,前期与当地机场签订的净水器租赁服务合同,现在客户却享受不到浩泽的售后服务,导致该经销商必须自己组织人力为机场提供售后服务,但是服务费用却照常从经销商账户中被浩泽公司直接划走;还有经销商2个月之前给浩泽总部提交的20多台净水器的订单,因为一直提不到货,导致客户毁约。

  浩泽的六年过山车

  其实,在疫情过后市场已经基本恢复的8月,网上就频频传出浩泽净水要退市的消息。2014年,在香港上市的浩泽净水是国内最早上市的净水企业。当时浩泽股票上市的发行价为2.7元。股价最高曾冲至每股4.584港元(除权后),2015年,浩泽遭遇沽空机构狙击,股价大幅下挫。2019年,浩泽被爆财务危机。到2020年10月,浩泽的股价则跌到了不足0.2港币,浩泽用了六年的时间坐了一趟过山车。

  大家不禁要问,开创了净水行业商业租赁模式、曾经风光无限、现在却挣扎在退市边缘的浩泽,到底怎么了?

微信图片_20201013131820

  净水在中国市场已经启动了二十多年,当安吉尔、沁园、美的等品牌在家用净水市场血拼的时候,浩泽却在商用市场开辟了一片新天地。浩泽在中国的净水行业可以说是独辟蹊径,探索出商业净水的新模式,并成为行业的领头羊,也开创了中国商用净水租赁模式的功臣。

  成立于2005年的浩泽净水商用市场净水服务商。其主要的客户为办公室、学校、医院、酒店、机场等商用场景。浩泽的解决方案的核心是采用租赁模式,通过租赁机器、收取年度服务费的方式为终端用户提供产品全生命周期的增值服务。

  与家用市场靠线上线下零售C端用户的营销模式不同,商用市场主要服务于各类B端客户,他们对净水有巨大的需求,却在交易模式上与C端用户有着本质的差异。如果一次性购买净水设备,企业需要投入较多的资金;购买桶装水在费用和便捷性上又不符合B端客户的需求。B端客户租用净水设备之后,定期缴纳服务费用,不但大幅度地降低了使用成本,也提高了便捷性。为了获取更多的B端客户,浩泽采取了品牌方为所有终端用户提供售后服务,各类商户只需根据自己的人脉搞定安装订单,定期收取服务费用的模式。这种模式对于品牌方是重资产,但有利于经销商利用人脉资源,只需要开发用户就能保证销售规模。也就是说,安装净水设备的用户越多,收取的服务费就越多。

  01

  2013年,浩泽就投资22亿元的环保智慧产业园在陕西咸阳市秦都区奠基,用于自动化、高科技的净水器及智能产品生产。

  02

  2014年在香港上市之后,正处于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给浩泽一路开挂提供了机会,让浩泽动作频频。

  03

  2015年,浩泽聘请知名艺人黄磊为代言人,并在年底推出了医疗级空气净化器,开启了双净化市场并进的局面。可见,此时浩泽的布局可以说是踌躇满志,要在国内商用市场上大展拳脚。

  04

  2016年中期财报显示,由于净水业务增长以及新经销商渠道数量增加,浩泽净水收入增长24.7%至约人民币4.23亿元;毛利增长21.4%至约人民币2.53亿元,纯利率大升28.8百分点至38.2%。与此同时,浩泽开始寻求在家电零售渠道的合作。

  05

  2017年5月23日,浩泽集团与碧丽集团在广东顺德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旨在夯实两个品牌在校园市场的根基。根据Frost & 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 当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经过十余年的产品研发、渠道拓展和服务提升,浩泽净水在集中度高度分散的商用净水市场中获得8%的市场第一占有率。

  06

  2018年7月,浩泽集团发布了由浩泽自主研发Novo OS云物联系统。该系统属于底层物联网平台,解决了净水产品漏水等多个普遍存在的痛点,并具有24小时实时联通、打通微信端等特点。同时,浩泽还配合物联网平台发布了6款智能新品,以配合平台的落地应用运营。

  财报显示,浩泽净水2018年实现总营收16.4亿元人民币,同比上涨6.2%;同时毛利率为7.6亿元,同比上涨6.3%;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1亿比去年上涨10.8%。浩泽全年新装净水器 37.3万台,累计装机量达到203.4万台,同时新增租赁净水机安装量增加约23.2万台,较2017年大幅增加52.6%。

  内忧外患的浩泽危机

  然而,到了2019年,市场上频频传出浩泽集团资金短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

  浩泽的资金危机在2019年接近年底的时候似乎看到了转机。

  2019年11月2日,海尔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与浩泽净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联合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海尔电器以认购浩泽净水新发行股份的方式,对浩泽净水进行总额约为16.5亿元港币的投资,成为浩泽净水第一大股东。交易完成后,双方将围绕技术研究、产品开发、分销、供应链管理和售后服务等多个领域密切合作,向用户提供全天候安全饮用水解决方案。

微信图片_20201013132032

  值得注意的是,海尔将收购浩泽净水总股本的42.9%,每股认购价为1.03港元,较当日浩泽净水收盘价折让约30.4%。这说明此时的浩泽正深陷债务危机、经营质量下降的泥潭。

  然而,事情过去将近一年了,海尔与浩泽的收购案早已没有了下文。换言之,浩泽的内忧—财务危机一直没有解除。

  浩泽的外患也是岌岌可危。

  早在三四年前,浩泽的商业模式就开始被复制。众所周知,浩泽的租赁模式核心是品牌方提供所有服务,经销商只需搞定客户资源即可。因此,大量在区域内有人脉的经销商都是赚了快钱很快离场,属于不能持续发展的类型。而这样的模式对于家电品牌来说基本上不算核心竞争力。在租赁服务这一模式中,依靠系统管理定期收取用户的服务费,也无秘密而言,甚至有些租赁用户自己破译芯片之后,长期免费用水,不缴纳服务费。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期间对浩泽更是灭顶之灾。

  2月27日,浩泽净水向市场披露了其在疫情期间的业务运营公告。以商业净水业务为主的浩泽来自于线下服务,客户广泛分布于学校、办公楼、商业连锁、酒店、商业个体门店等场所,同时供应链业务主要面向从事电气制造业的工厂等客户。疫情期间公司对于净水业务用户的日常维护、检修、租金收缴、新机器安装及供应链业务的物流服务等业务受疫情影响严重。

  此外,受各地政府实施的大范围交通管制、延期复工等政策影响,公司在部分地区面临物流暂时中断及员工无法到岗复工的困境,导致集团在广东地区的工厂尚未能恢复生产,在陕西地区的工厂产能尚未恢复至日常水平。

  深陷资金断裂泥潭的浩泽

  从浩泽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看,2020年上半年之前,浩泽曾经与27家银行及贷款人订立了58份贷款协议。浩泽有多个之前从多家金融机构获得的多笔贷款或者可转债需要偿还,以及多款交叉违约。尽管浩泽集团已向多家银行及其他贷款人协商申请豁免或者延期,但均被金融机构拒绝。

  然而,此时却有经销商爆出,在疫情最严重的几个月中,很多B端商户都没有正常生产,净水设备也没有使用,因此,经销商都按照商户的要求,给用户减免了几个月的服务费。但浩泽的后台系统却按月从经销商的账上定期扣除被免除的服务费,相当于这些损失完全由经销商来承担。

  接着,一些中小经销商就相继爆出订单不能提货的消息。有的商户说,因为拖欠上游供应商的款项,浩泽只保证几个大的商户的订单发货。

  到了八九月份,几乎所有浩泽的经销商都无法提货,浩泽的服务团队也基本上停止了终端的售后服务。此时,经销商不但货款没有着落,还要自己投资去维护终端用户。

  此类情况绝不仅仅是浩泽一个客户遇到了问题,记者从多个市场的浩泽合作伙伴处了解,几乎都获得了类似的信息。

  无人服务,无货可提,押金不退。

  2020年9月,浩泽集团发布了一系列的人事公告,自2020年9月18日起,何军被选为公司新的董事及首席执行官,接替了创始人肖述团队。有消息称,何军为浩泽集团某股东公司指派。

  有经销商爆料,9月18日之后,新的团队接管市场负责销售工作以后,与原来团队的财务关系无关,经销商打款提货均由新的团队负责,以前扣除服务费的纠纷也是由原来团队解决。

  随着新团队的启动,浩泽能否度过当前的危机,经销商原来支付给肖述团队的押金能否顺利退回,都是无法预测的。

  10月起,各地经销商已经有在筹划就浩泽不能提供服务、不能正常提货影响公司经营、押金不能退还等问题起诉浩泽集团。

QQ截图20201013132211

  前有新团队的赴任,后有金融机构违约和经销商的纠纷,深陷于泥潭已经割裂的浩泽,能否如愿自拔,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7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55157号-1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