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沙特发动"俄罗斯轮盘赌" 美国或成石油战争最大赢家
时间:2020-03-14 22:31  来源:时代财经

(原标题:沙特王储发动“俄罗斯轮盘赌”,美国或成石油战争最大赢家)

文/时代财经    刘沐轩、余思毅、王言

这场由沙特率先发起的石油价格战,似乎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态势。

原定于3月18日召开的OPEC+联合技术委员会会议因为疫情而取消,该会议此前被看视为沙、俄近期石油战争的“停火”良机。虽然哈萨克斯坦能源部长Nurlan Nogaev称该会议可能仍将通过电话举行,但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在3月12日表示,俄方尚未收到正式邀请。

此前,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罗斯曾计划派代表参加此次OPEC+会议,并重申莫斯科继续与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合作的意愿。

而在另一边,沙特的价格战策略似乎成功抢占了一部分市场份额,欧洲各大炼油商纷纷喊出“真香”,长期进口俄罗斯原油的企业也被沙特的低价原油所吸引。

与此同时,作为沙特的国民企业,沙特阿美的股价在这场价格战中也随着油价的下跌而大幅下挫。戴着全球最高市值公司光环的沙特阿美,在不到三个月内,市值已蒸发近5000亿美元。沙特此举是否得不偿失?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沙特与俄罗斯“大打出手”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地时间3月13日下午表示,他已经指示美国能源部大量采购低价的原油填充美国战略石油储备(SPR)。“一周前我们甚至不敢这么想。现在是填充SPR的好时机。”

如此看来,这场石油战争的最大赢家可能仍是美国。

微信截图_20200314045502.png全球最高市值企业的沙特阿美是沙特当之无愧的国民企业。(图源:美联社)

“价格真是太好了”

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导致石油需求低迷的大环境下,沙特的“宣战”成了国际油价崩盘的最后一根稻草。

沙特首次宣布降价+增产措施后,3月9日国际原油价格骤然下滑30%,沙特能源部3月11日再次“乘胜追击”,在作出从4月1日开始将每天增加约250万桶产量这一决定的第二天,沙特阿美被敦促继续增加最大持续产能(MSC)到1300万桶/日。该表态进一步加剧了国际原油供给过剩的局面。

截至3月13日收盘,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已经创下自1991年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美国WTI期货价格跌至2008年以来最低水平。

据悉,在去年石油设施遇袭后,沙特阿美的石油产量一度大跌。到3月6日的OPEC+会议召开之际,沙特阿美的产能已经恢复至980万桶/日。而1300万桶/日的产能可能意味着沙特动用了储备产能。

毫无疑问,沙特的低油价吸引了不少买家。据路透社报道,沙特阿美目前正在与欧洲炼油商进行谈判,包括如芬兰的雀巢石油、瑞典的Preem、法国道达尔、英国BP、阿塞拜疆的SOCAR和意大利的埃尼等公司。

而全球最大的炼油商信实集团(Reliance)和英国BP石油公司(BPCL)在3月12日早些时候,就已经分别购买了200万桶额外的沙特石油,并已定于4月交货。同时,阿塞拜疆国有公司SOCAR也向沙特订购了300万桶石油,用于其位于土耳其的STAR炼油厂。此前,该炼油厂主要加工俄罗斯石油。

无独有偶,一位白俄罗斯石油贸易商向路透社表示:“自去年以来,我们一直在与沙特阿拉伯合作,上周我们在伦敦举行了一次会议……价格真是太好了。”

此前,由于俄罗斯与其部分邻国在一月份未能达成新的石油供应协议,白俄罗斯一直在寻找俄罗斯原油的替代品。

据了解,为了将额外的石油运出去,沙特国家运输公司巴赫里在本周临时租用了19艘超级油轮,其中6艘将把约1200万桶沙特原油运往美国。

除了来自欧洲和美洲的订单,亚洲的炼油商们也纷纷找上门来。但沙特对这些买家的态度却有些不一样。

路透社3月12日报道称,3家来自中国和韩国的炼油商也希望向沙特追加购买4月的低价石油,但遭到了沙特的拒绝。

这一举动被许多人指责为歧视和区别对待。对此,民德研究院院长、前中国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在3月13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路透社在报道中并没有提到具体公司的名字,以及追加订单的数额和时间,是一个不完整的报道。“也许沙特是短期内产能不足,中国的石油需求摆在那里,即使沙特石油卖更高的价格,中国依然会买。”

陈卫东认为,中国目前许多炼厂的开工率还较低,消耗掉国内的原油存量也需要一段时间,相关的采购可能只是个别企业的战术性试探。在陈卫东看来,沙特阿美的这一回应“很聪明”。

除此之外,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在3月13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一方面中东原油存在着‘亚洲溢价’(Asian Premium),也就是中东一些石油输出国对出口到不同地区的原油采用不同的计价公式,从而造成亚洲地区的石油进口国要比欧美国家支付较更高的价格。另一方面,由于作为最大石油进口国的中国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中国经济活动逐渐恢复,对石油的需求增加,也会拉升国际油价,所以沙特暂时不想将低价石油卖给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各国的新订单看似美好,但沙特压低油价带来的后果似乎是“伤俄一千,自损八百”。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可以说,沙特政府这次是拿出了“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势,连本国的“太子企业”沙特阿美都不放过。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高级主管瞿新荣在3月12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沙特阿美的海外上市计划可能也是沙特发动“价格战”的初衷之一——因为油价稳定对公司经营和投资者估值很重要。

但受国际油价暴跌的影响,沙特**也连日下跌。3月9日刚刚开盘,沙特基准股指TASI就下跌了9.5%。而沙特阿美更是开盘即跌停,交易曾一度暂停,最终当日跌去3300亿里亚尔(折合610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蒸发了1.05个中国石化(总市值5787亿元)。

此后,沙特阿美股价在跌破IPO发行价(32里亚尔)后继续走低,截至3月12日收盘,其股价为每股29.0沙特里亚尔(约合55.37人民币)。

2018年5月21日,一名阿美公司员工在沙特阿美公司位于沙特阿拉伯的Ras Tanura炼油厂和石油码头的油罐附近走动。图片摄于2018年5月21日。路透社.png2018年5月21日,一名沙特阿美公司员工在该公司位于沙特阿拉伯的Ras Tanura炼油厂和石油码头的油罐附近走动。(图源:路透社)

值得注意的是,据负责沙特阿美IPO的桑巴资本(Samba Capital)统计,该公司股票的绝大多数买家都在沙特阿拉伯。其中,散户投资者中有97%是沙特本地人,机构投资者的股份中超过75%的股份都流向了沙特的公司、基金和政府机构。

对此,中国石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省能源经济管理研究中心负责人高新伟在3月13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对于沙特来说,与俄罗斯开打价格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8年沙特阿美平均石油价格是每桶70多美元,如果现在30多美元的价格持续半年,今年沙特阿美的净利润至少跌三分之一。而沙特阿美最大的股东是沙特国家石油公司,该公司是代表国家在沙特阿美持股。”高新伟指出,这意味着仅从沙特主动引起的国际油价下跌来看,今年沙特财政收入将至少下跌三分之一。

高新伟分析称,根据沙特今年的财政预算显示,每桶石油需要卖84美元才能实现平衡,因此今年沙特财政赤字无疑。

而相比之下,俄罗斯的财政压力就要小很多。据阿格斯全球市场公司(Argus Global Markets)估算,俄罗斯可以将财政预算平衡在每桶石油42美元。同时,俄罗斯的财政收入有37%依靠石油及其相关产业,而沙特的比例却高达65%。

萨勒曼王储的“俄罗斯轮盘赌”

一定程度上,沙特阿美或许将成为这场石油战中的牺牲品。

此前,沙特阿美的IPO一直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展望2030”(Vision 2030)计划的核心。萨勒曼希望国家逐渐减少对石油行业的依赖,把财政用于拓展国内经济多元化。

按照沙特官方此前估算,“展望2030”的改革计划要求油价高于每桶60美元左右才能达到收支平衡。但萨勒曼王储现在采取的策略使这个目标愈发难以实现。

在高新伟看来,王储所定的“展望2030”以及倡导减产提升油价的想法是正确的,毕竟沙特石油产量在10多年后就将到达顶峰。但现在问题主要出在王储的“意气用事和部署不周上。”

“面临当下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大和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王储并没有像他父辈那样,低调、沉稳地熬过这一难关。而是在没有充分考虑风险的情况下,仰仗着生产成本比俄罗斯低,意气用事地发动了价格战,一举点燃了火药桶。”高新伟说。

高新伟认为,萨勒曼王储缺乏战略思维和强大的国力去与大国较量,而这也是沙特的政治与经济环境使然。

高新伟提到一个被称为“资源魔咒”的理论,即石油资源越丰富的国家,国内专制垄断的情况就越严重,其领导人就像“富三代、富四代”,普遍相对缺乏政治魄力,国内政治腐败、民不聊生。

“由于沙特国家领导人缺乏足够的政治眼光,振兴本国经济、调整经济结构的计划也纷纷落空。以沙特主权基金为例,在2016年,沙特王储曾与日本软银董事长孙正义进行合作,成立了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而到了2018年,双方在投资方向上发生分歧。随后,在孙正义宣布愿景基金进行第二期募集时,沙特就没有再参与。”高新伟说。

沙特动了美国的“奶酪”?

随着价格战的持续,越来越多的分析人士认为2014至2016年期间的能源危机将会重演。

当时沙特为了抑制美国页岩油产业的崛起,同样采取了价格战的手段。但结果适得其反,最终导致全球数十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破产,数十万人因此被裁员,OPEC也不得不改变政策。

国际能源机构负责人法蒂赫·比罗尔曾于3月10日对CNN表示,沙特生产商应停止在石油市场上玩“俄罗斯轮盘赌”,因为这会产生严重后果。

虽然沙特似乎已经从价格战上获利不少,但它抢占的不仅仅是俄罗斯原油的市场份额,还有第一大原油生产国美国的利益。因此许多美国页岩油生产石油公司近期也正在想方设法降低成本。

据CNBC报道,在3月11日给油田设备和服务提供商的一封信中,Parlsey Energy(PE.N)运营负责人David Dell-Osso要求他们重新考虑定价,并帮助该公司实现至少25%的成本降低。

在提供完井技术服务的自由油田服务公司(LBRT.N),高管们也同意减薪20%来减少支出。

美国国内能源生产商联盟(Internal Energy Producers Alliance)主席哈姆在3月12日表示,相关国家正在通过增加石油供应对美国的石油生产商进行“直接攻击”。该联盟正在建议美国商务部提起反倾销案。

虽然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以当前低廉的价格购买石油,以存放在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沿海洞穴中的SPR中。但美国能源历史学家丹尼尔·耶尔金(Daniel Yergin)却对这种政策表示怀疑。“现在SPR毫无用武之地,随着大量石油进入市场,单纯是存量就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被消耗。”

:普利策奖获奖石油分析师丹尼尔·耶尔金(Daniel Yergin)参加了俄罗斯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SPIEF)的会议,2017年6月2日。REUTERS.png曾获得普利策奖的石油专家丹尼尔·耶尔金于2017年6月2日参加俄罗斯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会议。(图源:路透社)

“在学校关闭、人们退订了车票和机票,并被迫待在家里的时候,一个较低的汽油价格似乎对普通的美国家庭没什么意义。”耶尔金表示,油价持续低迷可能将加剧美国能源产业内部的企业兼并。

也正因此,外界普遍认为,特朗普政府可能会为了挽救美国的页岩油产业而出面干预沙特。

对此,高新伟指出,沙特和美国关系一直很好,沙特王储在发动价格战前很大可能曾与特朗普通过气。“而美国考虑到(沙特)是在向俄罗斯叫板,所以态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麻烦你自己承担’。”

值得一提的是,沙特阿美从“出生”起,就与美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早在1933年,沙特王室就和加州标准石油公司签订了一项特许协议,授权其在沙特本土进行石油勘探,成立了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后来沙特王室不断扩权,并于1944年将公司更名为沙特阿美。之前沙特阿美的二股东是美孚,这也是沙特成为美国在中东的核心战略伙伴的标志之一。”高新伟说。

但与此同时,价格战目前引发的全球市场动荡,也是沙特和美国始料不及的。高新伟分析指出,如果价格战持续半年,美国石油企业无法盈利,加之债务到期,美国大部分石油公司可能会在今年上半年出现倒闭潮。

而出现这一局面与美国的金融体系的设计有关。“美国银行贷款后,会把贷款业务打包卖给保险公司,一旦借款者的债务还不上,就会发生连锁反应。这种体系发展起来,力量很强大,像连环马一样冲劲十足。但如果这样的结构一出现问题,就会出现像次贷危机那样的连锁反应,石油行业倒闭会带动银行业、保险业的倒闭,保险业的倒闭则会带动其他行业资金短缺。”

面对价格战开打引发处于高位的美国**熔断,高新伟分析道,美国股价经历了黄金十年,处于历史高位,而现在是智能时代,很多交易是以人工智能代替的,“价格战若持续下去,美国很可能会成为这场危机中受损最大的国家。”

他预计,特朗普接下来会督促沙特做出让步,俄罗斯一定也会作出让步,石油价格市场很可能快速反弹,所以“不必过于恐慌。”

而关于美国会否“出手”,陈卫东却持不同的观点。他认为,特朗普会与沙特当局联系,但不会过度干涉沙特,“因为低油价的环境总体上对美国是有利的。”

陈卫东表示,35美元左右的低油价相对于跌价前45美元的价格,会给美国每个家庭一年节省约1000美元的支出。按此计算,一年下来美国将会节省1000多亿美元。

“当然,美国也不会希望油价过低,毕竟还要考虑到全美150万石油工人的利益,同时也会对美国金融市场带来较大的冲击,但就总体而言,美国完全可以接受35美元一桶的油价。”

而关于低油价环境对美国页岩油行业的影响,陈卫东指出,美国页岩油产业大多是个人投资,不像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产业主要受到本国政府的控制。因此,页岩油产业受到国际油价的波动而蒙受损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美国政府没必要出手挽救。

他同时强调,美国银行业给石油工业提供的贷款规模很小(约为7000亿美元),甚至不及给美国在校大学生贷款的一半(约为15000亿美元)。

虽然大量的页岩油企业倒闭会对美国银行和债券市场产生一定冲击,但陈卫东认为,其冲击远远比不上新冠肺炎疫情的不确定性对美国带来的冲击。“油价下跌已成事实,对市场的冲击波已经过去,特朗普和美国政府当下的主要精力会是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不确定性上。另外还有大选的问题,也会牵涉特朗普不少的精力。”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7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55157号-1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