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恒力股份借壳大橡塑涉嫌“萝卜借壳”
时间:2018-01-30 00:3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市盈率仅14.19倍不及行业十分之一,化纤前景黯淡公司上市困难却能借到壳

  内容提要

  苏州首富、恒力集团董事长陈建华被带走调查的余波犹在。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恒力股份借壳过程中,或有壳资源控股方故意设置条件而存在“萝卜卖壳”。Wind数据显示,恒力股份借壳上市的市盈率仅14.19倍,还不到方案发布当日化纤行业平均静态市盈率的十分之一。对于一家化纤行业来说,能够借壳大橡塑颇让外界惊讶。

  4月19日,长江商报记者奔赴陈建华老家、恒力集团所在地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实地探访,发现其四处出击、大手笔投资以致酿下苦果。这个曾经代表了中国商人白手起家、因创新发展“苏南模式”而在财富上登顶苏州的人,或将得到现实的另一种解读。

  □本报记者 尹永光 发自苏州

  苏州首富、恒力集团董事长陈建华被带走一个多月后,其余波似乎仍未消除。

  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奔赴苏州采访时,多位恒力集团员工及周边居民谈及恒力集团、陈建华时均三缄其口。4月19日,一知情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恒力集团曾发出通知,旗下各公司正常运转,并要求员工不要对外透露公司情况。

  不过,尽管恒力集团旗下各公司经营未受大范围影响,但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恒力股份已完成实质借壳上市,处在关键性的资产过户、变更登记阶段,陈建华被带走也令借壳交易双方颇为尴尬。

  此外,在恒力股份借壳过程中,可能有壳资源控股方故意设置条件而存在“萝卜卖壳”的可能性。长江商报记者通过Wind统计发现,恒力股份借壳上市的市盈率仅14.19倍,还不到方案发布当日化纤行业平均静态市盈率的十分之一。对于一家化纤行业来说,能够借壳大橡塑(600346.SH)颇让外界惊讶。

  董事长被查,旗下公司仍运转正常

  4月20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恒力集团,反复沟通后进入厂区。不过,对于长江商报记者的相关问题,恒力集团宣传部接待人员表示不能回复,必须由恒力集团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乐军回复。然而,截至发稿时,长江商报记者并未如约得到乐军的回复。

  事情源于今年3月中旬,陈建华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开始在市场上流传。

  传言称,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向吴江区人大报告,吴江区人大代表陈建华涉嫌行贿犯罪,检察院要对陈建华采取强制措施。后经吴江区人大研究决定,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32条的规定,许可对陈建华采取强制措施。

  随后,有媒体报道,确定陈建华在3月份的第二周被相关部门带走。陈建华不仅是苏州市人大代表,还是吴江区人大代表,根据程序,对人大代表执行强制措施必须得到人大的许可,所以检察院要向区人大发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在2月29日举行的苏州市民营经济转型升级发展大会上,陈建华还被授予“苏州市杰出民营企业家”称号,这是他最近一次出现在恒力集团官网上。

  关于陈建华被带走的原因及最新的情况进展,恒力集团并未作出回应。但据媒体公开报道,陈建华被带走的时间与王珉落马的时间相差无几,王珉曾担任苏州市委书记、辽宁省委书记,恒力集团进军大连正是在王珉的任上,所以,陈建华被带走可能涉及王珉案。

  4月19日,多位恒力集团员工向长江商报记者证实,恒力集团旗下各公司运转正常。长江商报记者在江苏恒力化纤股份有限公司东大门看到,有货车连续不断地往外运送物资,其北大门的招聘等工作也在进行中。

  估值处于较低水平,前景不被看好上市困难

  尽管恒力股份的经营并未因实控人陈建华被带走影响,但其借壳大橡塑涉嫌“萝卜借壳”令市场非议不断。

  2015年11月5日,大橡塑发布重组方案,出售原资产后,以非公开发行股份和现金形式收购恒力股份99.99%股份,交易完成后大橡塑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恒力集团,实控人将变更为陈建华、范红卫夫妇。此次交易构成借壳上市。

  就在陈建华被带走前后,3月14日晚间,大橡塑发布公告,恒力股份已变更登记至大橡塑名下,双方已完成过户事宜,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已办理完毕,这也标志着恒力股份借壳大橡塑步入收官阶段。

  4月13日,针对上交所关于实控人陈建华被带走是否影响公司经营的问询,大橡塑公告称,陈建华仅为公司实控人之一,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目前公司生产经营稳定,运作正常,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所涉及标的资产过户及股份登记相关事宜已完成,募集配套资金工作正有序推进。

  不过,实际上,恒力股份借壳大橡塑蹊跷颇多。2014年4月,已经沦为“壳资源”的大橡塑宣布谋划重大事项,7月份确定重组对象为福建省卓越鸿昌建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但大橡塑的实际控制人大连市国资委否定了该项交易。

  2015年5月,大橡塑再谋定增,然而不到一个月大连市国资委以同样的理由否决了大橡塑的定增。

  二度“枪毙”重组方案之后,大连市国资委开始亲自操盘。2015年6月26日,大股东“大连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连国投”)宣布对外转让大橡塑29.98%的股份。

  公开信息显示,大连国投对股权受让方提出了苛刻的要求:2014年度经审计的合并报表总资产应不少于200亿元,净资产应不少于50亿元;最近两年(2013年-2014年合并报表口径计算)连续盈利,其中2014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不低于200亿元;最近3年(2012年-2014年)已经在大连辖区内建设投资总额不少于100亿元,并承诺未来3年内在大连市辖区建设投资总额不少于200亿元的生产基地。

  有媒体报道称,对于已在大连设立恒力石化、建设了660万吨/年PTA项目的恒力集团来说,这无疑是量身定做,大橡塑这个“壳”或许是大连市国资委送给恒力集团以“回馈”其在大连进行投资的。

  另外,对于恒力股份所处的化纤行业来说,前景不被看好,上市非常困难。恒力股份曾在2012年开始筹划上市事宜,不过无果而终。

  通过Wind统计记者发现,A股化纤行业27家上市公司中,最近5年上市的只有5家,其中有2家已经转行。

  大橡塑拟购买恒力股份99.99%股份的评估值为108.09亿元,对应恒力股份2015年承诺业绩(归属净利润7.62亿元)的市盈率仅为14.19倍。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公司人士表示,该估值处于较低水平。长江商报记者通过Wind统计发现,A股化纤行业上市公司在大橡塑发布重组方案当日的静态市盈率平均值(剔除负值)为164.67倍。

  除了“萝卜卖壳”,媒体报道,恒力股份借壳上市过程还暴露了其曾经的利润造假。恒力集团在2012年至2014年曾多次发行短期融资券,其短期融资券公告显示,恒力股份2012年实现营收146.28亿元,净利润为2.33亿元,2013年实现营收139.18亿元,净利润只有6011.72万元。

  但是,11月5日大橡塑重组方案显示,2012年、2013年恒力股份实现归属净利润为3.52亿元和2.78亿元。在主业未变、毛利率几乎没有变动的前提下,这样的事情不太可能发生。

  幕后推手下落不明白酒领域再下一城或成泡影

  在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有一条以“恒力路”命名的干道,这在企业林立的盛泽镇并不多见,恒力集团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作为恒力集团旗下最重要的资产之一,恒力股份的业务规模处于行业前列。中国化纤信息网的统计,2014年我国涤纶民用长丝产量2500万吨,恒力股份的市场份额达到6.96%;根据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涤纶工业丝专业委员会的统计,2014年,我国涤纶工业长丝产能140万吨,恒力股份的市场份额达到14.29%。

  除了主营化纤的恒力股份,恒力集团业务还涉足石化、聚酯、织造、机械、热电、金融、酒店、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形成了苏州、宿迁、大连、南通四大基地。

  在盛泽镇,人们谈到陈建华,除了恒力路附近的化纤、聚酯、织造、机械、热电等工厂,还有位于盛泽镇西二环和舜湖西路交叉口的两个高端住宅小区——皇家·领誉和橡逸湾。

  尽管皇家·领誉交房多年,但小区西边的商铺大部分并未开业,社区发展滞后。但随着苏州楼市的升温,这并没有影响隔西二环相望的橡逸湾热销。4月19日,该项目的销售人员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目前小区只剩下300平的房型,价格为11000元至12000元每平。

  在皇家·领誉小区的电子屏幕上,循环播放着东太湖白酒的广告。东太湖酒的出品方——太湖酿酒的一位销售人员4月23日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东太湖酒是恒力集团与茅台合作(灌装)的高端产品,三款产品的售价分别为每瓶990元、590元和390元,只走团购渠道,太湖酿酒的总部就在盛泽镇橡逸湾的售楼中心。

  一位当地人4月18日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东太湖酒在当地并未铺开,销量不好。本来,借助中国500强的强大实力,东太湖酒有可能像恒力集团此前在化工、地产、酒店等领域一样,在各地攻城略地,帮助恒力集团在白酒领域“再下一城”,不过,随着它的幕后推手下落不明,这个野心也就成为泡影。

  董事长被查恒力股份仍运转正常,在其公司门口有货车不断地往外运送货物。本报记者 尹永光 摄

  起底陈建华:盲目过度扩张酿苦果

  长江商报消息 收废品起家靠赌准风口在纺织业迅速崛起,创新发展“苏南模式”登顶苏州首富

  □本报记者 尹永光 发自苏州

  从苏州市区一直往南约50公里,穿过吴江区便到达了其下辖的盛泽镇。这里号称“中国第一大镇”,航运繁忙的京杭大运河从中穿过。

  4月19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盛泽镇中旺村南片,一片超过2000平方米的朱墙宅院映入眼帘,一半建有花园和两栋别墅,另一半为农田和菜地,宅院大门紧闭,院墙上装满了摄像头。多位当地村民证实,这正是陈建华在其家乡的住所。

  其实,作为吴江区的第二个中心,盛泽镇确是名副其实的首富镇,这里诞生了2家中国500强企业,恒力集团和盛虹集团,培育的上市公司有南极电商、东方市场、德尔未来,如果包含已经实质上完成借壳上市的恒力股份,已达4家。

  然而,随着首富陈建华被带走调查,这个曾经代表了中国商人白手起家传统、因创新发展“苏南模式”而在财富上登顶苏州的人,或将黯淡无光。

  收废品起家,“第一桶金”后便谋划转型

  尽管被带走前陈建华坐拥200亿身家,连续多年成为苏州首富,但中旺村人最津津乐道的还是陈建华从做瓦匠、收废品起家的故事。

  1971年,陈建华出生在苏州市吴江区南麻镇中旺村,13岁那年,因无力承担学费,陈建华辍学成为建筑工地上的一名泥瓦匠。后来,因为一次事故,陈建华摔伤,无法继续在建筑行业工作,便开始收废品。

  4月19日,一位陈建华早年的合作伙伴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他们一开始搭伙收废纸板,后来收废丝。收废丝,就是到各个丝厂,将残次品收集起来,整理、再利用。

  陈建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回忆收废丝的经历时表示,“骑着自行车到盛泽,到浙江嘉兴那边去收,一天收一两百斤,每天能挣二三十块钱。”据称,通过收废丝,陈建华赚到了200万元。

  1994年5月,南麻镇办集体织造厂计划出售,陈建华觉得是一个好机会,但遭到了相关领导的拒绝,南麻镇不愿意把工厂卖给私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年轻人。

  不过,最终陈建华还是借债以369万元认购了工厂,将其更名为吴江化纤织造厂,这个吴江地区第一家正规民营企业,如今已经成为恒力集团的重要资产之一,坐落在盛泽镇盛南公路上,离恒力集团北大门不远。

  全面扩张赌准风口,创新发展“苏南模式”

  靠近上海、处在苏杭之间、毗邻京杭大运河的盛泽,自古以来便是中国纺织品的重要产地之一。

  长江商报记者在盛泽镇看到,上千家店铺组成的纺织品交易市场几乎成为这个地方唯一的商业主题。不过,在陈建华创业的那个年代,盛泽的纺织业远没有现在发达。陈建华接手吴江化纤织造厂后,员工们觉得看不到希望,纷纷离开。

  了解到情况之后,陈建华立马采取了三大措施进行整改:一是借钱补发全部拖欠的工资,并且定下规矩,每月15号按时发工资;二是出台“三不”原则,不担保、不欠债、不进亲戚朋友,杜绝三角债及管理上的弊端;三是紧抓原料进口和产品销售两道关,减少脱产管理人员的数量,避免工厂内部腐败的现象。

  在陈建华的带领下,吴江化纤织造厂业绩提升,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织造厂盈利1000多万元,1996年盈利翻倍至2700多万。

  陈建华在纺织行业的迅速崛起,在于他全面扩张、赌准风口。收购吴江化纤厂的第一个月,陈建华就借钱引进了1200锭网络车。此后,陈建华不断购买设备、新建工厂进行扩张,甚至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也不例外。

  后来,金融危机结束,纺织业复苏,刚刚走出寒冬的竞争对手们产能不足,而陈建华的吴江织造厂,却带他走上新的台阶。

  一位不愿具名的经济学家4月21日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陈建华早期的崛起,是一种对“苏南模式”的创新发展,集体所有制的乡镇企业发展出现问题后,更加强调原来的“能人经济模式”,集体企业转变私营企业,并且不再局限于乡镇,而在生产和市场上“走出去”。

  盲目过度扩张,为沉沦埋下伏笔

  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陈建华不再满足于此。

  一方面,他在产业上不断扩张,甚至演变成盲目的扩张。2003年陈建华成立恒力集团后,2004年收购吴江同里湖度假村酒店,2006年收购苏州苏盛热电有限公司,2007年开始涉足房地产。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恒力集团的扩张路径从主业化工及相关配套行业,到热电、金融、酒店、房地产、白酒,这样的行业选择在江浙地区特别是集体所有制企业中颇为常见,如华西集团、航民集团等,选择的都是低门槛、投入大、利润率较高、处于下行态势的行业。

  值得一提的是,恒力集团无论是主业还是副业,都和华西村旗下的华西集团保持高重合度,恒力股份和华西股份(000936.SZ)都属于化纤行业,华西集团在热电、金融、酒店、房地产、白酒领域都有涉及。此前长江商报报道称,华西村已经陷入衰退,这也为恒力集团敲响了警钟。

  另一方面,陈建华开始走出苏州吴江,将业务拓展到宿迁、南通、大连。也就是这个过程,给陈建华如今的沉浮埋下了伏笔。

  2010年1月25日,恒力集团与大连长兴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约,投资260亿元在大连长兴岛建设石化产业基地。

  这个项目的推进过程中,长兴岛管委会招商6天后,陈建华便前往大连完成了考察,14天后签署协议,3个月完成奠基,6个月完成全部采购,7个月设备安装完毕。

  在长兴岛上,恒力集团在2年间填满了3平方公里的海面,并且建设了全球产能最大的PTA工厂,期间每年还要减去3个多月因北方酷寒而无法施工的时间。4月23日,长江商报记者通过电子地图查看,原本为岛屿的长兴岛如今已经和陆地连在了一起。如此顺利的过程让外界也有些吃惊。

  另外,可能就是在这个向外扩张的过程中,陈建华与某些官员过从甚密。在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这样的情况似乎颇为常见,例如同在苏州的前江苏首富、金螳螂(002081.SZ)实际控制人朱兴良,就曾因牵涉季建业案而被捕,目前已取保候审。

  在陈建华的家乡盛泽,人们相信陈建华“没犯什么大事”,“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能放出来”,不过即便如此,这个曾经代表了中国商人白手起家传统、因创新发展了“苏南模式”而在财富上登顶苏州的人,或将难以恢复往日荣光。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7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5680号-2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