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河北亿元水官被抓时撕毁逮捕令 特警用枪托打其头制服
时间:2014-11-19 23:51  来源:中国网

 

马超群资料图

 

马超群资料图

 

河北亿元水官横行17年 因得罪央企地产股东落马

 

龙腾长客北戴河长途汽车站,因为和马超群“条件没谈拢”,至今都没再通自来水。汽车站最开始弄了两个大罐子储水。

 

河北亿元水官横行17年 因得罪央企地产股东落马

 

龙腾长客北戴河长途汽车站,因为和马超群“条件没谈拢”,至今都没再通自来水。后来又打了机井,而汽车旁放着水缸,夏天接雨水用。

 

河北亿元水官横行17年 因得罪央企地产股东落马

 

  马超群在赤土山村村委会旁的别墅,就是以“自来水维护站”的名义拿的地。

“自来水维护站”、“水质监测中心”“自来水公司驻点办公室”……据北戴河区政府一位干部介绍,马超群以官网建设费用等名义,打着这些旗号,向新建的楼盘开发商要房子,给几套房子就通水。

  2月12日,正月十三,马超群被拿下。距离企业举报不过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据新华社报道,河北省委领导表示,一个区的供水公司总经理,贪腐数额如此巨大,这样的贪腐行径就发生在群众身边,民怨沸腾,“不查不抓,天理不容”。

  据新华社报道,日前召开的河北省落实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动员暨警示教育大会上通报了8起“小官巨腐”案件,其中一起引发全国震动———河北省秦皇岛市城市建设管理局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重大经济犯罪,在其家中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河北省纪委领导表示,在这些“小官巨腐”案件中,一些人贪赃枉法、以权谋私涉案金额巨大,动辄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元,反映了在权力监管方面,“小官”也有大权、特权。

  马超群是个典型的“小官”。在中国的干部体系里,从正国到副科一共十级,2012年以前马超群都是正科,也就是第九级。一个“九品芝麻官”,怎么可能拥有1.2亿?真的像他母亲所说钱都是他父母的吗?一个自来水公司老总的权力能有多大?借水敛财、横行霸道17年“平安无事”,最终因为什么原因落马?

  “你认识我不?”客人问。

  “不认识。”搓澡工说。

  “好,今天我就让你认识认识。”客人说。

  这是2012年的秋天,秦皇岛北戴河,一家酒店地下一层的浴池,蒸汽弥漫。这个看起来不高、略胖、40多岁的中年男子换上衣服走了。不久,来了四个人,说是自来水公司的,要停水。这是一家浴池,正做着生意,要被停水。老板这才知道,得罪了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以下简称北水公司)的总经理———马超群。

  此时的马超群,已在自来水公司工作了15年,就在几个月前刚刚被任命为秦皇岛城市建设管理局的副调研员,在45岁这年,升上了副处。当了半辈子的科级“小官”,马超群终于迈上了新的台阶。

  此时的马超群,正是春风得意,刚刚被评为2012年度省级暑期工作先进个人,秦皇岛市劳动模范。而作为北水公司的总经理,自来水延伸到哪里,马超群的意志就延伸到哪里。水到之处,所向披靡。

  此时,一家央企旗下的地产公司正在北戴河投资建设庞大的项目群,公寓和酒店的主体建筑都已建好了。和所有项目一样,通自来水都是必需的环节。

  一年多后,这家央企举报,河北领导批示,小官马超群落马。

  150万科处级干部里最出名的一个

  在被抓9个月后,马超群忽然火了。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这些惊人的数字与当时媒体报道的“科级干部”身份对比鲜明,这比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家里搜出两个亿还要让人震惊。后来人们才知道,2012年马超群被任命为城管局副调研员后,就是副处级了。

  但即便是副处级,那也是多如牛毛。中国有多少处级、科级干部?2010年,中组部曾公开过一组数据:目前全国科级干部大约有90多万人,处级干部60多万人,司局级干部4万多人。现在,马超群可能是百万干部里最有名的一个了。

  1967年8月28日,马超群出生在秦皇岛市海港区,他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父母给他起名超群,希望他能在学习和工作中超群。后来,家里又添了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兄妹四个,如今三个都在看守所。弟弟马重群和他同在北水公司,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妹妹马青茹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被逮捕。在兄弟俩被抓的那个夜晚,妹妹马青茹陪着母亲一起紧急转移数十箱财产。

  马超群的父亲叫马秉忠,2012年去世时73岁。曾在几个工厂和单位的医务室工作过,从海港区城市建设管理局的医务室退休。在同事看来他是个平常人,而在他的爱人张桂英的描述中,他是秦皇岛的“能人”,“倒腾房子很多年了,多少套房子我都数不清。”张桂英说。有很多农家院子是多年前以几百元的低价购进,后来因拆迁等原因,都获得了高额回报。

  这些话张桂英是11月13日晚上面对十几家媒体说的,此前一天,新华社和中国日报报道了她儿子家中搜出1.2元现金等的新闻,13日,几乎所有媒体都报道了她的儿子马超群。面对记者的提问,71岁的张桂英几次痛哭失声,但她一边说钱、金子、房子都是马秉忠生前所赚,却不能提供任何证据;一边承认自己连夜叫来女儿和孙子(马超群之子)把财产转移,却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而这几天在自来水公司的家属院,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们川流不息,马超群的形象被不断补遗:霸道、暴躁、殴打职工、掉片树叶都罚款、吃饭节俭掉了的面条都捡起来……

  至于马超群本人,此时已经辗转了五六个不同的监所,谁也见不到他。马超群在监视居住中,度过了夏天。而夏天,在秦皇岛有个专有名词———暑期。暑期是马超群每年最重要的工作时间段,17年来他第一次缺席。

  “水经理”的水特权,霸道独裁“三观尽毁”

  马超群1985年技校毕业,进入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自来水公司员工是当时最好的工作之一,收入高、福利好。据报道,马超群最初的工作是烧锅炉,后转入行政岗。1997年,马超群被任命为北戴河分公司的经理。自来水总公司1958年成立,是国有大二型企业,如果比照行政级别,是正处级,那么作为分公司经理的马超群就是正科。

  2005年,自来水公司改制,引入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秦皇岛首创水务有限公司,特许经营秦皇岛自来水25年,首创和当时的公用事业局各占50%的股份,此时,马超群已经是首创水务公司的副总经理,但主要还是负责北戴河分公司。

  此时的马超群早已是无人能制,据秦皇岛首创老员工称,一次马超群进京与首创谈事,一言不合出手就打,最后也不了了之。记者向首创发去采访申请,未获回复。

  2010年11月,秦皇岛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与首创水务分家,各管一块。北水公司主要负责北戴河区、北戴河新区、抚宁县、昌黎县周边村镇的供水,而最重要的就是中直、国务院等七大重点用户的用水,特别是暑期供水。

  “走访中直、国务院等几大家用户和重点用水单位,发现问题、隐患及时解决。中直几大家等重点用户我们实行专人负责,跟踪服务,以确保万无一失。总公司中层以上干部全部放弃休息日,坚持24小时昼夜值班,每天死看死守,做好暑期供水工作。”在一份工作总结里,马超群说。

  在马超群任职的17年间,北水公司的暑期工作确实没有出过纰漏。每年暑期开始前,领导都会到北水公司视察,每年暑期结束后,北水公司都会被表彰,马超群更是经常有机会与其他暑期工作者一起受到领导的接见。

  因其无人敢惹,一次又一次与更大的官员的冲突中,马超群每战必胜,更是让当地人不敢冒犯。在北戴河区政府的东边有个别墅小区,马超群在这里有一栋别墅,贴着白色的瓷砖。马家前面的邻居正在施工建楼。在过去的两年里,邻居家一直是栋“烂尾楼”。

  据北戴河区某部门一位干部介绍,马超群的邻居原是北戴河区的一位领导,两三年前看这位领导想翻盖自己的别墅,就把房子拆了,重新打好了地基,开始浇筑混凝土框架时,马超群说新盖的房子会更高,会挡住他家的光,叫停了施工。那位领导就真的不敢盖了,丢在那里日晒雨淋。直到今年才恢复动工。

  南都记者希望能了解一个自来水公司的总经理何以能说停水就停水,但没有职工能回答这个问题,一位比马超群到北水公司还要早的员工说,权力都掌握在马超群一个人的手里,“北戴河自来水是马超群的水,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他怎么干的呢?”最后老员工们能讲述的依然是马超群在公司内部的霸道,夏天正下着雨,他能让所有人出来擦玻璃;冬天正下着雪,他能让所有职工出来扫雪。“张嘴就骂,抬手就打,网上说那个词‘三观尽毁’对吧?你们那叫什么‘三观尽毁’啊!没见过马超群也能‘三观尽毁’?”

  马超群被抓当晚,甚至惊呆了抓他的特警和检察官们。据当地政法系统一位干部向南都记者介绍,当晚控制马超群后,专案组人员出示法律文书,马超群一把抢过撕掉,这才被特警用枪托击打。这就是其家属所称马超群的头被用枪托打出血的出处。

  查出的钱论捆数,所在单位陆续亏损

  马超群倒了,人们津津乐道的是那1.2亿、37公斤和68套房。从家属提供的扣押清单来看,数字与之前通报的略有出入。通报的现金是1.2亿元,而在扣押清单中的人民币现金共计是9057.396万,美元现金48.7425万,另有5本存折、13张存单。通报的黄金是37公斤,扣押清单中共有55根500克的金条、22根200克的金条、7根100克的金条和1根1000克的金条,共计33.6千克,另有各种金饰若干。

  在现场负责清点现金的是秦皇岛银行某支行,当地某政府部门一位了解情况的干部介绍说,检察院的开户行是该支行,当时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都不堪重负,“那个行长也算有魄力,‘先不点了,数捆吧’。”该干部说。

  南都记者向该支行行长求证此事,对方表示检察院在此开户就是银行的储户,银行必须为储户保密,不能对记者所提描述的细节做任何评价。而据该支行一位工作人员说,自己在银行工作,也没见过那么多钱放在一起,“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拍照片发微信朋友圈,当然我没发,有纪律的,但真是好多钱啊!”她说领导有要求,不能透露当天的细节。

  值得一提的是,北水公司成立以来陆续亏损3600万,以至于要向财政申请补贴,请求免缴拖欠的源水水费和代征款。而3600万不过是马超群家中搜出的现金的三分之一。

  68套房产里,有7套在北京。其中6套在崇文门,1套在三里屯。三里屯的这套是门面房,位于一个酒店的一层,大约十年前租给了人开酒吧。酒吧的名字很文艺,环境优雅,不那么吵,说是酒吧其实也是餐吧,生意和口碑都不错。营业面积300多平方米,一个月的租金差不多要3万元。

  房子的产权登记人是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据了解,2月27日北戴河区人民检察院向这个酒吧发出了《查封通知书》,但并未查封。

  其他的房子也跟这个酒吧差不多,房产证上的名字不是其母张桂英,就是其父马秉忠,或其妹马青茹。这些房子大都放租,加起来每个月的租金相当客观。租户们都没见过马超群,直到被探访的记者敲开房门,才知道自己住的房子大有来历。

  借“自来水维护”要钱要房

  人们难以想象,如果纪委公布的财产真的来自马超群,一个自来水公司的老总,以何种手段、怎么可能拿到那么多钱。

  自来水系统这么多年全国各地抓了判了很多,都是小官贪腐,马超群是系统内第一个被定性为“小官巨腐”的。从宁波、株洲、南通、韶关、南京、防城港等地的案例来看,绝大部分犯罪情节都来自自来水工程建设,而水的权力在马超群的手里则是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和升华。据新华社报道,当地干部称,“不给钱就不给你通水,给钱少了就给你断水。”甚至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门要通水管,马超群也伸手收钱。

  北戴河区政府一位干部向南都记者介绍,据他了解马超群是以管网建设费用等名义收钱的。北水公司成立后,刚好赶上北戴河新区发展的好机会,大量的建设项目、楼盘都需要铺设管道、接通自来水,而是不是接水、何时接水、是否正常供水,都是马超群一句话的事。

  不给钱也可以,可以给地、给房子。在如今的华贸喜来登酒店北面不远处,赤土山村村委会旁边,有一栋别墅,院子和墙头上都杂草丛生,别墅看起来已然衰败。别墅是马超群的,赤土山村村委会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介绍,十年前赤土山村要建村委会和村民活动中心,要通自来水,“听老书记说,当时马超群开口就要钱,村里拿不出那么多钱,马超群就说那就给我块地,我在你这儿建个自来水公司维护站。”

  南都记者未能核实这一说法,因为当年经手此事的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2009年因贪污罪、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受贿罪分别被判了10年和14年,现在还在里面。

  “自来水维护站”建好后,成了马超群的房子之一。据附近的村民说,马超群基本没在这儿住过,但也没人敢动他的房子。

  “我们正打算把它拆了,他啥手续都没有,就是个非法占地的非法建筑。”前述工作人员说。

  而据滨海镇一位工作人员称,马超群2月份被抓以后赤土山村就一直在想这个事,但没敢动手,怕马超群再回来。这次看他上了央视,终于下定决心。

  “自来水维护站”、“水质监测中心”“自来水公司驻点办公室”……据北戴河区政府一位干部介绍,马超群以官网建设费用等名义,打着这些旗号,向新建的楼盘开发商要房子,给几套房子就通水。

  “他谁都敢惹,谁都不敢惹他”

  秦皇岛城市建设管理局供水科理论上是北水公司的上级部门,负责监督、业务指导,但实际上拿马超群毫无办法。据城管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以前就没人敢惹马超群,2012年马升任副调研员后就更是如此,“供水科科长是科级,马超群是副处,是班子成员,开会时人家坐主席台,你坐下面,你怎么监督检查北戴河自来水?”

  不提供水科,即便是城管局的一把手也拿马超群毫无办法。秦皇岛城市建设管理局局长马壮2013年5月从人防办调来,在一次去北水公司检查时被拦在门外,见到马超群后,两人由言语冲突发展到肢体冲突。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说自己的儿子事情过去就忘了,而马超群其实没有忘。

  “马超群动用了6台车去跟踪、监视马壮,搞了视频上网去举报马壮。”秦皇岛政法系统一位干部说。南都记者在网上看到了这则视频,于今年1月上传。

  在前述政法干部看来,正是因为马超群谁都敢惹的作风,谁都搞不清楚的背景,才让谁都不敢惹他。“抓他之前都怕啊,要不出动那么多特警,真怕他有枪反抗啊!”

  被举报落马也是因为水

  据媒体报道,马超群曾因为进公园被要门票停了公园的水,因交警队查车停了交警队的水,还停过中直机关的水,而最后,让超群落马的是一家央企。

  据新华社报道,北京的某家企业要在北戴河办餐饮酒店,当酒店开始要接水时,马超群就“狮子大开口”,直接索贿要300万元,后来又涨到500万元。企业在无奈之下,将其索贿过程录音,随后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

  据了解,那家企业在北戴河建的不只是酒店,而是投巨资建设一系列地产项目,企业的背后是一家央企。今年春节前忍无可忍选择了举报。一位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其集团总部领导反映了此事,提出了三点意见或者说三个选择:

  1.该集团撤出秦皇岛,当地赔偿已经投资项目和在建项目的所有损失。

  2.该集团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举报。

  3.请河北调查、解决此事。

  2月12日,正月十三,马超群被拿下。距离企业举报不过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据新华社报道,河北省委领导表示,一个区的供水公司总经理,贪腐数额如此巨大,这样的贪腐行径就发生在群众身边,民怨沸腾,“不查不抓,天理不容”。

  前述酒店的业主代表拒绝了南都记者的采访要求,而代表管理方的酒店总经理则表示未听说此事,酒店供水正常。

  依然没能正常供水的是龙腾长客北戴河长途汽车站。该汽车站就在北水公司的东边几十米,算是北水的邻居,却至今没有通自来水。据知情人士介绍,七八年前建的这个站,刚开始一度通了水,后来因为和马超群条件没谈拢,水表又被摘走了,6年来都没再通自来水。汽车站最开始是拉水,在院子里弄了两个大罐子储水。后来偷偷打了两口机井。该汽车站一位负责人说,因为各种原因,除了暑期之外这个站并未常态运营,所以也就没有去再争取。

  双方结下梁子,两三年前,北水公司一条自来水管道要经过汽车站的院子,客运公司的负责人听说后放下狠话,北水公司只好绕路。

  至今,这家守着自来水厂的单位,依然没有自来水。院子里放着七八个大缸,汽车站负责人说,那是夏天接水用的。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3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5680号-2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