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第十八章 晌午
时间:2014-04-22 00:08  来源:每日电讯


    入冬不久,魏老师打算用一部分班费给我们班买个小火炉。他说:“还得要一个壶,烧水。中午吃不到饭的同学就能喝点开水了。”

    “好,我明天就去买!”焦廉积极地举手。

    过了几天,烧的旺旺的火炉就放在后门门口了,上面放一个亮晶晶的铝壶,水在里面“嘶嘶”地叫着。

    我和福俊几个脸上手上满是黑色的煤灰和尘土——刚刚生起了火。

    炉子放在教室外的斜斜的水泥台阶上,斜倾在那儿。

    有一次,赵董永和张媛媛吵架。赵董永猴子一般从前门逃出去,又在后门钻进来了;张媛媛抖着肥壮的身子追赶,一不小心把炉子撞翻了,炉子一个跟头栽倒在冬青树里,壶里的水冲出壶盖,浇在倒出来的烧红的蜂窝煤上,蜂窝煤“哧——”地一响,冒出白气,然后就变成铁青色的了。

    “快呀,张俊,快把它扶起来!”赵董永在玻璃窗后向老师宿舍那边探探头,急切地说。

    “别管它,看那个样板判谁的错,”张媛媛不急不慌,恼怒地说。

    “判你的腿!那还用说!”我气得大吼一声,把可怜的小火炉扶起来。

    “好啊,你们两条公牛,合起来攻击我了!”张媛媛咬牙切齿地把准备好打响指的手突然撑在粗腰上;厚厚的两片嘴唇就像被划了一刀的西瓜,汁水流出来了。她瞪着眼,仿佛跟别人较上劲了,才能显示自己的神威多么巨大。

    我狠狠踢了下门槛。张媛媛两手插在腰间。我看见她那慢慢长成少女的微微突起的胸部,忽然脸上一热。

    “嗬——原来,母牛正壮着呢,谁说老了?”赵董永靠着前门门框,双眼睁得暴圆暴圆,两个又圆又深的鼻孔出着粗气,“人一胖,就跟八十岁的老婆子一个样!看见了吧?证明了吧?咱们班的炉子就是你掀翻的!”

    我又一种深刻的体会,拿别人的缺点或者说不好的地方开玩笑并因之冠以滑稽的绰号,是恶毒的,会上了他人的心。当赵董永用同样刻毒的言语骂张媛媛,我就木然了。呆在那儿,不知道张媛媛会怎么样。
“张俊,看见了吧?不用怕这个老婆子,咱们冲上去,把她的笔盒、书包撕烂!”赵董永说得很激动,可是却不动身。

    “唉,炉子已经扶起来了,”我说。

    “可是……”

    张媛媛的脸由红变白,由白渐渐变成青色的了。她突然一下蹲在地上,跟一块布一样堆成一团,嘤嘤地哭了起来。我从没见她哭过,顶多只是哭丧着脸大脸,但没出声。这回却嚎啕大哭了。

    “哎——张媛媛小姐,你为啥哭呀?”赵董永走向前去,但不敢靠近,他怕这个包得很厚的“小姐”突然站起身,来个措手不及,把他抓烂。

    我们六神无主地摇摇头。赵董永似乎为自己的嘴诎表示自责,喉咙里发出鸡叫一样的声音。

    这时,前排走过来一个身材纤巧的女学生,白色的额头被梳在一边的一缕头发遮住了一半,只能望见她那翘起来的小鼻子和美丽的眉毛、长长的睫毛,直到走近张媛媛,她才抬起那张白皙而略显稚气的姣好的脸蛋。

    她长高了,个头和君芳差不多。记得小学的时候,她就穿着那件用淡紫色、淡红色和水绿色毛线织的一件毛衣——至今还穿着,而且把右边的袖子扯下来,裹住小手,显得又美丽又可爱了。下边穿一件紫色的裤子,新的。

    “哎呀,不要哭啦,不要哭啦……”她用那只袖子包起来的手捅捅张媛媛的肩膀,用她那特有的、慢腾腾的调子安慰张媛媛。

    “谢谢啊,值得尊敬的霏霏同学,”赵董永咬了半天牙,才想起这么一句话。

    “你俩可厉害,还没动手,就把人家惹哭了。两个大男生,也太不像话了。”

    “啊,”我觉得她说“不太像话”纯粹是大人的口吻,便哈哈大笑起来。

    赵董永也在一旁叫个不停,像个傻子。

    教室里,学生越来越少。张媛媛早被张霏霏弄到位子上了。
 
    王长河,一个个头高大,肩膀宽、留着短发的同学,老是用红红的舌头舔因干燥而起泡的嘴唇。白净的大脸盘上常常露出憨厚的笑容,这时两只眼睛就眯起来了;他自负而鲁莽,老把自己削了一半的铅笔在别人的怂恿下用大拇指和其他两根指头从中间掰断,然后“哈”地一声,得意洋洋地,在别人的喝彩声中将两截铅笔用胶带缠起来。

    中午,王长河刚吃过饭,脸上红扑扑的,身上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于是,对着后门的那段墙就成了他发泄的工具。

    他一边低低地喊:“同志们,冲啊!”,于是,我们一排几个就不顾一切地跟着他向墙壁上冲去,狠狠地踹上一脚。厚厚的墙壁疼得轻轻一哼。上面,粗疏地刷上的白垩粉和墙皮纷纷往下掉,落在地上的破扫帚和压扁的、脏兮兮的垃圾桶里,有的落在地上。

    有一次,当他正激昂地冲到途中时,被地上的细竹子滑了一跤。裤子破了大口子,他的腿也跛了,“啊哟哟……”他疼得直叫唤。

    在我们的唏嘘声和老师的呵斥声中,回自己的住处了。

    接连几个星期,他没能出早操。但又给周围的人带来了一套新把戏。他用一副崭新的扑克牌变出各种魔术来:他先把三张扑克拿好,并郑重地说:“看好,顺序是六、七、八,”然后他把那三张往桌上一扣,从左往右,摸了一遍,“你们猜,现在是什么?”最后确定没人猜中,他才翻开顺序变成“八、七、六”的牌……

    “就是这么神奇!”他再次得意地宣扬。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3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5680号-2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