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重拳严罚京津冀联动执法 打击环境违法行为
时间:2016-02-26 12:19  来源:中国网


 

打击环境违法行为京津冀联动执法重拳严罚(图)
 
  房山区机动车排放管理站的执法队员检查大货车的尾气排放。
 
    重拳严罚京津冀联动执法
 
    北京表达
 
    随着《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新《环保法》、新《大气污染防治法》的相继实施,北京市进一步加大了对于环境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仅在2015年,全市环保部门开出环境违法罚单近1.83亿元,其中固定污染源环境违法行为3495起,处罚金额1.56亿元。在移动污染源方面,执法部门以重型柴油车监管为突破口,出组合拳强化机动车排放执法监管,共查处各类移动源违法行为9025起,罚没金额达2652.46万元。
 
    去年全市共排查污染源单位62300余家,同时利用新《环保法》赋予的按日计罚、查封扣押、行政拘留、限产停产等新措施,从严查处298起违法行为,其中移送公安机关3起、按日连续处罚4起、责令限产停产2起,查封289起;积极受理公众反映的环境问题,全年12369热线共受理市民投诉举报和信访事项30014件,同比增加14%,全部按时办结。
 
    去年本市还建立了京津冀环境执法联动机制,与天津、河北签订了环境执法联动机制的协议,在首次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期间组织京津冀三地环境执法部门按照统一方案开展联动执法。
 
    市环境监察总队总队长仲崇磊介绍,今年本市环境监察部门将推进环境监管长效机制,优先在城乡结合部地区建立网格化环境监管体系。同时在日常环境监管领域实行“双随机”制度,即随机抽取检查对象、随机选派执法人员抽查。
 
  
环境监察执法队员当场查封超标排放的企业。

    治霾故事
 
    环境监察
 
    停产检查遭拒
 
    夜查被锁现场
 
    在北京,有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身穿制服,佩戴“环境监察”的臂章,与各种环境违法行为作斗争,保卫北京的蓝天。他们就是市环境监察总队和各区县环境监察支队的执法队员。《新环保法》赋予了环保部门查封扣押的权限,这会对环境违法的企业“伤筋动骨”,因此队员们常遭遇阻挠检查的情况。就在过节前,市环境监察总队的蔡金娜就和队员们遭遇了惊险的一夜。
 
    当天晚上8点左右,蔡金娜和其他四位执法队员前往大兴黄村镇进行夜间专项检查。在一家家具厂,执法队员们发现这里的喷漆车间没有任何污染处理设备,刺鼻的油漆味儿直接飘向空中,在很远的地方外都可以闻到,“赶紧把设备停下来。”蔡金娜和队员向工人喊话,并寻找负责人。这时一位满身酒味的男子出现,自称是车间主任的他蛮横拒绝停工,表示这会影响他们拿回家过年的工资,“叫120,公安来都没用。”他喊道。
 
    在僵持中,蔡金娜和队员们呼叫当地警方寻求支持。在警方赶到前,现场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十几名工人围住了执法队员,工厂的大门已经被反锁,两条狼狗在不停地狂吠。情况非常紧张。“这时候我们也得沉住气,坚决制止他们的违法行为。”蔡金娜说。最终在警方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这家企业的违法生产车间被查封,限制执法队员人身自由的工人被刑事拘留。
 
    市环境监察总队副调研员穆亮告诉记者,对于执法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困境他们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很多时候除了暴力阻挠外,他们还会遇到“漠视执法”的尴尬情况。就在去年北京启动重污染红色预警时,穆亮带领执法队员前往大兴北臧村镇检查企业落实停产减排的情况。但是在该镇的一家家具厂,执法队员发现机器设备隆隆作响,工人正忙着给家具打磨、喷涂,粉尘布满了车间。
 
    队员们赶紧叫停生产行为,但是车间负责人却称并未接到停产通知,“我们赶紧和区、镇有关部门了解情况,一边告诉企业应立即停产。”穆亮说,但是队员们的努力在企业工人那里换来的是漠视的眼神,“我们就站在机器设备旁,他们该干吗干吗,完全无视我们,当时的场面非常尴尬。”穆亮说,他只能继续和当地有关部门沟通确认。在多方努力下,企业的车间负责人终于断掉了生产设备的电闸。
 
    回访现场
 
    机动车监管
 
    把住进京大门
 
    严查超标车辆
 
    1月28日下午,107国道琉璃河进京检查站。等待接受检查的进京车辆排起了长队。李洪飞和赵宏伟拦下了一辆河北沧州牌照的大货车,“您好,我们是房山区机动车排放管理站的执法队员,请靠边接受尾气检查。”李洪飞向司机敬了个礼。
 
    车辆很快靠边。赵宏伟熟练地爬进了货车的驾驶室,踩下了油门。此时李洪飞在车厢左侧的排气管口弯下了腰。货车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李洪飞的眼睛专注地盯着排气管喷出的尾烟,一眨不眨。五秒钟过后,他对着驾驶室后视镜冲赵宏伟作出了一个“ok”的手势,“感谢您配合我们的检查,祝您在北京驾车一切顺利。”李洪飞再次向司机敬礼致谢。目送大货车离开,两人揉了揉自己的腰。虽然大学毕业没多久,但不时腰酸的情况已经开始显现,“架不住每天弯这么多次啊。”两人笑道。
 
    这是两人日常机动车排放执法检查中不能再普通的流程。每天,他们需要对上百辆这样的大货车进行检查,杜绝超标排放的车辆进入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的李涛告诉记者,当重污染来临,红色预警启动时,全市所有执法队员都“铺”在了路面上了,“从严执法,让超标排放车无所遁形,尽一切力量减少车辆排放对于重污染的影响。”李涛说。
 
    2015年12月8日,北京启动了历史上首次重污染红色预警。晚上记者跟随执法队员前往位于进京口附近的大兴区矿林庄路口进行检查。此时路面的能见度已经不足500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只见朦胧中,一辆车牌号为京AE3832的重型箱式货车远远开过来。当时就有执法队员轻声道:“远远就能闻到味儿,这车排放估计要超。”执法队员立即拦下该车,要求接受尾气检查。随着司机踏下油门,一股浓厚的黑烟从排气口弥漫开来,执法人员示意司机再踩两脚,黑烟依然随之排出,令人窒息。
 
    “您这车尾气排放超标,违反了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而且现在是重污染天,得高限罚,超过一千元。”执法人员现场开出了留存单,告知司机明后两天带上相关证件去大兴区环保局接受处罚。对于车辆超标排放的情况,司机表示并不知情,“一直都是这么开的,我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修。”他坦言这次处罚有点重,“我得赶紧找个修车店看看,这么罚下去,活儿就白干了。”
 
    执法队员告诉记者,根据《柴油车自由加速烟度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目测有明显可见烟度的柴油车即为超标排放,“有些柴油车第一脚踩下去有黑烟,第二脚、第三脚就没有了,那是因为排气管的管口里有积炭被吹出来,这种情况一般警告就行了。但这种连续有黑烟,说明车辆排放肯定出了问题。就要处罚。”队员表示,货车排放超标的查处,平时按照自由裁量权,根据具体违规情况,处以300到3000元的罚款,但在重污染天气将高限处罚。
 
    记者从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了解到,2015年,全市移动源执法部门以重型柴油车监管为突破口,出组合拳强化机动车排放执法监管,共查处各类违法行为9025起,罚没金额达2652.46万元。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3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5680号-2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