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关注每日最有价值、最有看点的新闻
中科院女研究生难产死亡 过去5年怀孕4次都没能保住
时间:2016-01-19 22:51  来源:新京报

逝者

姓名:杨冰

性别:女

终年:34岁

去世时间:2016年1月11日

去世原因:产妇在北医三院抢救无效离世

生前职业:中国科学院理化所博士

“老公拜拜。”

1月10日,张海宇(化名)离开病房时,妻子杨冰把嘴轻轻向前撅了撅,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

“拜拜。”他也一如往常,把嘴往前撅了撅,隔空回吻了一下妻子。

他没想到的是,这成了妻子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10个小时后杨冰被推入手术室抢救,13小时后被宣告死亡。

张海宇说,“拜拜”这两个字,他从此再也不想说。

死别

“甚至没有心情好好看看孩子”

张海宇手机里,妻子的最后一张照片,是她的大肚子照。

照片里,杨冰的肚子被小宝宝撑得很圆,肚脐微微有些突出。“小孩儿特别活跃,总踢她。”谈到小宝宝,张海宇难得地挤出一丝微笑。

他说,这孩子来自一次美丽的“意外”。去年春天,夫妻二人一同上九华山玩,爬山后吃了黑豆。没想到,本来不是为求子的一趟旅行,给两人带来了惊喜:1个月后妻子在验孕棒上看到2道横线。俩人兴奋极了,给孩子起小名“豆豆”。

豆豆还没出生,全家就“忙开”了。玩的、穿的、用的,凡是能想得到的都已准备妥当。不仅卧室,连阳台也都塞满了豆豆用的东西。按老家风俗,新生儿得穿“百家衣”沾福气,杨冰的哥哥还精心挑选了几件自己孩子的旧衣服拿给妹妹。

“孩子脑子准好使,随我俩,错不了。”张海宇说,已成形的豆豆小腿修长,随自己,模样像妈妈。家人满怀期待地迎接这个小生命,早已把孩子的未来想好,“以后由岳母和姐姐一起带”。

随着妻子的抢救,豆豆的存在让全家陷入了一个没有答案的矛盾。

1月11日,杨冰在抢救时,大家想着她一定要从手术室走出来,一定要走出来,其他的全都不重要。

然而她死了。

与她一同离开的还有已满28周的孩子。

“当死去的豆豆从手术室带出时,全家人都没有任何情绪,麻木的,甚至都没有心情去好好地看看他”。张海宇回忆道。

蜜恋

象征着纯洁的白色蛋清

张海宇回忆,与妻子的爱情源自校园。

11年前,同是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的二人相识于学校的一场歌咏比赛。“我负责朗诵,她负责唱歌”,他对杨冰一见钟情。比赛结束后知道对方单身,最终“打败”了其他追求者,挽起了杨冰的胳膊。

“喝奶茶、在女生宿舍楼下绕圈”,张海宇说,那时候的爱情简单、单纯、美好。也曾面临别离,毕业时他本可去比北京待遇更好的上海等地工作,为了对方,他决定留下。

“孩子开心我们就开心,她满意我们就满意。”杨冰父亲说,女儿的恋爱经历一直对他保密,只在快结婚时把张海宇领到他面前。

求婚时,张海宇“耍”了一次浪漫。他把生鸡蛋敲碎一个小孔,将里面的液体倒出,把蛋黄与蛋清分离后,再将蛋清顺着小孔倒回鸡蛋壳内。

当然,放进去的还有求婚的戒指,他随后将整个鸡蛋煮熟拿给杨冰。张海宇说,只留下白色的蛋清是象征纯洁,正如妻子带给自己的感受。

吃出戒指的杨冰惊呆了。“你能嫁给我吗?”张海宇单膝跪地,进行了理科生能想出的最浪漫的求婚。

2008年,两个没房、没车的人步入婚姻殿堂,租房时杨冰从没抱怨过一句。

婚姻

两三天读本书的“贤内助”

结婚第一年,张海宇胖了20斤,从一个“瘦子”变成了准“胖子”。

杨冰爱琢磨菜谱,每当在外面尝了什么好吃的菜,回家一定会研究着把它做出来。“她干什么都很麻利,半个小时,一桌子菜。”张海宇说,只要自己上班,妻子一定早起半个小时为他做饭。

周末休息时,两个人经常一同做饭,妻子炒菜炒得香,自己切菜切得好,总能默契地做出一桌可口的饭菜。在他眼中,每一次看到老婆,“总是笑眯眯的”。

饭后没什么事儿,杨冰最爱看书,她读的书很杂,从专家论文到网络小说,但往往两三天就能读完一本。家里4个门的书柜已被全部装满,几百本书全部是她这些年来的珍藏。因两人专业相近,每当她看专业文献时,总会与丈夫聊上几句。

“这次住院时,她嫌住院的日子无聊,还让我把她曾看过的2本小说拿到医院来读”。张海宇回忆,《明朝那些事儿》是她最后翻开的一本书。

此外,这些年来家庭的“财政大权”始终由杨冰掌握。工资卡在她手上,但张海宇的钱包从来都是鼓鼓的,“她看我钱少,准会往里塞不少钱。”

怀孕

一直憋在心里的“狠话”

幼时的杨冰,同她的孩子一样,带着全家的期待出生。

“家里本来只打算要一个孩子,因为我小时候身体不太乐观,决定再要一个,父母老了也有人照顾。”杨冰的哥哥杨宽(化名)说,自己6岁那年妹妹出生,用手抱着她,别提多高兴,“就这么大点。”他双手向上托起比划着,仿佛已生下孩子的妹妹回到了刚出生时的样子。

妹妹喜欢黏着哥哥,做哥哥屁股后面的小跟班。哥哥去哪她去哪,哥哥年年班级第一,妹妹也不示弱考上了北京理工大学的研究生。杨宽回忆,即使现在两人仍保持着小时候手拉手一起出门的习惯。

上班后因为工作忙,兄妹俩一同出去旅行的机会并不多。怀豆豆时,杨冰告诉他计划1年后两家人一同去三亚旅行。

她喜欢三亚,去了一次后一直想再去一次。

在他看来,妹妹特别喜欢小孩,因为心疼她,直到最后也没说出一直憋在心里的“狠话”:他曾有个与妹妹病情类似的同事,在生产时因大出血死亡。因此,从妹妹这次怀孕之初,他就开始担心,但看到妹妹开心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一直没忍心说,怕刺激丫头。每次打电话问她情况怎么样,她怕我担心,都说好着呢。疼了、不舒服了,从来都不说。”杨宽回忆说。

杨宽说,在杨冰去世的前几天,身体已有些不舒服,但没有告诉自己。“丫头太傻了,不舒服为啥不跟我说?”

生死关

没能保住的最后一个孩子

豆豆并不是杨冰的第一个孩子。

张海宇说,夫妻俩婚后一直怀不上孩子。最开始还渴望过二人世界的妻子,并没有在意。随着年龄的增长,喜欢孩子、想当妈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那几年各种医院没少跑,偏方也用过,但始终没有成功。

得知北医三院的产科很有名,2011年,夫妻俩来到北医三院做了一个试管婴儿,夫妻俩给她取名为“佑怡”,想借这个名字带给她一世健康。

然而名字并没有改变孩子的噩运。

张海宇说,佑怡58天后在医院因呛奶死亡。最开始夫妻俩全力想要救回这个婴儿,2个星期后孩子始终没有觅食反应,呈现出一种脑瘫状态,最后在医院的建议下放弃了这个孩子,“对于这个决定,我们也很难受”,他说,之后自己写了申诉书,在医务处的协调下,医院赔偿45万。

怀佑怡时,杨冰便患有子痫前期。这指的是孕期发生高血压,表现为血压值和尿蛋白值异常升高。此后,为查出为何患有高血压,杨冰在医院做了一次放射性的检查,几个月后突然怀孕了。

二人询问医生时,医生表示因为曾被放射性元素照射过,怕影响胎儿健康,不建议要这个孩子,无奈下杨冰选择了流产。

夫妻俩为了孩子一直在努力着。2014年,两人又做了一次试管婴儿,但却以失败告终。在那之后的一次宫外孕,让杨冰不得不切掉一侧的输卵管。

最终豆豆“意外”来到这个世界。怀孕时,杨冰时常乐呵呵地对丈夫说,想生完豆豆后再给他添一个孩子,也给豆豆做个伴。

为了妻子和孩子的安全,家人想了他们能想到的一切方法。怕在医院临时手术要用钱,张海宇筹了30多万元准备着,杨冰的哥哥和母亲也都准备了几万块钱。

张海宇说,如果能后悔,自己在医院陪床时,会多跟妻子说说话;而杨宽若说出几句“狠话”,让妹妹放弃这个孩子,或许能保住自己的命。

一切的假设都没有用了。她最终带着孩子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

新京报记者 李馨

早前报道:

医闹?逼妻怀孕?北医三院死亡产妇丈夫回答质疑

丈夫逼迫患病妻子怀孕?家属向医院索赔千万?死者家属有没有“医闹”?死者单位为何发公函?针对诸多疑问,产妇丈夫是这样回答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的...

一名产妇在北医三院抢救无效不幸离世的消息引发热议。昨日,死者家属否认“医闹”和天价索赔,称并未打砸医院,也没有向医院提出赔偿金额的要求。

此前,北医三院官网发声明称,产妇有十余年的高血压病史、胆囊结石等,1月11日经抢救无效死亡,其后,死者家属数十人聚集并滞留医院产科病房,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严重扰乱医院正常医疗秩序。

中科院理化所:发函望尽快查明死因

1月14日,死者生前单位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简称中科院理化所)致函北医三院,请求该院对杨某离世的原因做出公正透明翔实的调查。

此后,中国医师协会在官网发文表示,向医疗机构提出要求是单位及家属的权利,但是中科院理化所在公函的问题上有多处值得向公民说明之处。

昨日,中科院理化所相关领导对媒体表示,单位发公函给医院并非是“给院方施压”,而是希望医院尽快查清楚死亡原因。

死者丈夫:希望能积极解决问题

随着这一事件的不断发酵,截至昨晚,以“北医三院产妇事件”为名的微博话题已有近8200万的阅读量及4万多条讨论。一些自称“知情人”的网友表示,死者家属“率50人打砸北医三院妇产科”,并索赔千万。

昨日,死者丈夫张先生承认家人确实与医院发生过矛盾,“但并不是医闹”。他说:“我很尊重医生,希望能积极地解决问题,爱人如果活着的话也不希望这样(医闹)”。

对于天价赔偿,他表示,从妻子死亡到现在并没有向医院提出赔偿金额的要求,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死亡原因,目前妻子的病案已经封存,后续将由律师处理。

据了解,事发时,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防止发生进一步冲突。经警方沟通,1月14日起死者家属离开产科病房,因死者母亲身体不适,被安排在急诊科病房救治。

焦点1 丈夫逼迫患病妻子怀孕?

回放:

北医三院工作人员介绍,杨女士今年34岁,有十余年的既往高血压病史、胆囊结石等,通过自然受孕,妊娠26周多。因患有高血压合并子痫前期,于去年12月28日住院。多名医生表示,子痫前期指的是孕期发生高血压,会威胁到孕妇和胎儿的健康及生命。

工作人员介绍,1月11日,杨女士出现胸痛继而突发呼吸心跳骤停,经多科室联合抢救无效死亡。经过尸体解剖,初步判断猝死原因为主动脉夹层破裂。对此,一些网友质疑死者丈夫逼迫患有高血压的妻子怀孕生子。

回应:

“我们结婚十几年,做父亲、母亲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情。”张先生说,爱人一直想当妈妈,此前生上一个孩子时也有子痫前期的症状。本次事件(指怀孕)是一个意外,自己从来都没有强迫妻子怀孕。

张先生表示,虽然曾在北医三院生产的上个孩子最后死亡,但觉得医院态度很诚恳,且产科也很有名,所以这一次还选择在这里生产。此次怀孕后,二人还特意为孩子起了小名。此外,家人也都陪在身边,岳父、岳母经常来看妻子,在进手术室前签字时,岳母也在场,“并不是网上说的什么盼着妻子死”。

焦点2 死者家属有没有“医闹”?

回放:

北医三院发声明称,产妇死亡后,家属数十人聚集并滞留医院产科病房,在病房大声喧哗辱骂,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严重扰乱北医三院正常医疗秩序,对其他孕产妇生命安全造成威胁。

“病房里有很多其他的危重症患者,家属的行为影响其他患者的正常就医。”北医三院的一名医生说。医院报了警,经上级主管部门及公安机关介入,患者家属离开产科病房,医疗工作秩序得以恢复。

回应:

张先生表示,妻子去世后,自己一直尽量克制心情,与医院有过纠纷,但并没有打砸医院,不是“医闹”。

他回忆,1月12日,岳母得知手术时妻子肚子里的孩子出来了,“怕孩子死了被当医疗废物处理,想把孩子找回来让爱人带着一起上路。”他说,找孩子的事情曾与医院一些科室发生矛盾,最后死去的孩子被医务处送到他们手里。

1月13日,家人在封存病案时发现妻子的一些病历缺失,此外妻子的死因一直没人告知。“问了几个大夫和护士都不知道,当时手术的大夫也找不到。”他说,后来在病房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骂岳父“混蛋”,便一路追过去,“只是想让他给父亲道歉”,但该人跑到了会议室再也没有出来。

张先生表示,当天是家属及医院双方都选择了报警,经警察沟通,1月14日起全部家属离开产科病房,岳母因身体不适被安排在急诊科病房救治。

为澄清没有对院方任何人员造成伤害,他希望能公布现场的视频监控。

焦点3 家属向医院索赔千万?

回放:

随着“北医三院产妇事件”的发酵,一些“知情人”称死者家属向医院索要千万元的天价赔偿。有网友爆料,“不幸发生了,家属马上就开始闹,开口就要200万,然后医闹就砸医院、打大夫,这次要价1000万”,也有网友表示死者家属索赔1400万。

回应:

“网上关于千万索赔的说法,完全是子虚乌有”,昨日,张先生表示,从妻子死亡到现在,并没有向医院提出赔偿金额的要求。

他表明,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妻子的死亡原因。目前妻子的病案已经封存,后续事情将由律师进行处理,合理合法解决问题。

针对网上有关几年前去世孩子的传言,他表示,妻子曾在北医三院生产,诞下一名早产儿后,孩子因病去世,医院曾赔偿45万元。

“上一个孩子为试管婴儿,包括孩子生下后的治疗费用,全部加起来有20余万元,孩子因为呛奶,呼吸停止没有觅食反应,成为脑瘫状态,当时医院建议要不然把孩子放弃了,对于这个决定,我们也很难受”。

焦点4 死者单位为何发公函?

回放:

16日18时许,死者生前单位中科院理化所在官网上发声明称,杨某是所内青年骨干,本着尊重生命、死者为大的原则,于1月14日致函北医三院,请求该院对杨某离世的原因做出公正透明翔实的调查,给杨某及其家属一个明白、公正、合理的交待。有网友质疑称,“医疗纠纷为啥要单位发公函?”

中国医师协会在其官方网站发文表示,单位关心自己的职工无可厚非,向医疗机构提出要求也是单位及家属的权利,但“公函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以合法的形式送达目的地是函件送达的基本原则,何以出现公函泄露的事件?”

回应:

昨日上午,中科院理化所相关领导对媒体称,单位发公函给医院并非是“给院方施压”,而是希望医院尽快查清楚死亡原因。他说,1月13日所里同事去看望死者的家属后,家属称医院在处理此事上态度消极,提出让单位发函,以便医院能够积极处理。

张先生也表示,1月12日家属因小孩的事情,与医院沟通的并不是很好。于是在中科院领导看望家属时,岳母提出妻子生前十分优秀,希望单位可以做一个证明,让医院积极对待。

这份“红头函件”为何会网上流传?上述领导表示,并不清楚公函是如何被泄露到网上去的,他认为这只是两家单位互相沟通的一种方式,放到网上并不妥当。

逝者

再过几个月将拿到博士学位

张先生回忆妻子生前是一个心态特别平和的人,与身边人相处都特别融洽,与同事的关系也处得特别好。在家里也深受家人宠爱,“我的父母、姐姐都很喜欢她,现在能跟大姑子处得好的真不多。”张先生说。

杨女士虽然小时候生活在农村,但和哥哥都特别努力,考上了重点大学。毕业后,兄妹俩都选择留在北京工作。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的杨女士进入了中科院理化所,今年5、6月即将博士答辩拿到学位。

近日,杨女士所在的“全生物降解塑料聚丁二酸丁二醇酯(PBS)类聚酯研制产业化及应用团队”刚刚获得2015年度中科院科技促进发展奖的科技贡献奖一等奖,当同事将获奖证书送到家中,她的母亲哭得非常伤心。

张先生对新京报(微信号:bjnews_xjb)记者说,几年前曾和妻子做过一个试管婴儿不幸过世,这次的孩子是自然受孕,也来自一次美丽的“意外”。“春天时我们一同去了九华山,在山上拜佛后两人一起吃了黑豆,一个月后妻子发现怀孕了。”他说,两人很欣喜,给孩子起名“豆豆”,怀孕后自己天天接送妻子上下班。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馨 林斐然 李禹潼

(新京报)

关于每日电讯 | 投稿邮箱 | 合作伙伴 | 人员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8-2013 每日电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5680号-2 本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李宏宇律师
投稿热线:18610453577 客服QQ:130365007 新闻纠错13681116110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